Beyond Bulls & Bears

新兴市场:丑小鸭还是天鹅?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波兰语

Stephen Dover

Stephen Dover

富兰克林邓普顿地方资产管理团队

董事总经理兼国际首席投资总监

 

如果你以更长远的视角审视全球市场和资产类别,你就能够看到赢家和输家会时移世易。例如,在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期间,欧洲无疑是一个输家,但在2012年它得以反弹,在2013年就再次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

 

大多数的投资者在过去一年中很可能会将新兴市场归类为输家,但是我认为,风水轮流转,尤其在最近的几周,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投资者回归的正面迹象。但问题是,大多数投资者无法成功摸准市场的脉搏,他们又怎能知道一个市场什么时候会发生大的转向,在哪个市场会发生这些情况呢?

 0514_DoverSwan

在富兰克林邓普顿,我们主要通过自下而上的视角来看市场。当然,自下而上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含义。自下而上可以指审视个别公司的情况,也可以指采用地区的视角,真正深入地探究不同国家之间市场表现的差异所涉及的复杂因素,并试图确定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种差异的存在。

 

我们认为,在寻找潜在投资机会的时候,研究某一特定市场未来业绩的最糟糕的指标就是资金的流动去向了。资金往往跟踪或追逐市场的表现。一些观察人士可能会将经济增长作为对一个国家层面的预测指标,但即使我们真的能够预测不同国家的经济表现,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与股市表现直接相关,至少在短期内这种关联不存在。在特定时候经济增长最好的国家,并不一定同时有最好的股市表现。以2013年为例,股票市场(以美元计)表现最好的基本上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最弱的市场。

 0514_Dover_InvestGlobally

 

投资于不受欢迎的市场

 

总括来说,我们采取自下而上的策略,正是因为基于宏观经济趋势进行预测是有难度的。当然,关注宏观经济的趋势是有其价值的。富兰克林邓普顿地方资产管理团队对某些不被其他投资者关注的特定个股会作详细的研究。地方资产管理,指的是富兰克林邓普顿在全球各地对当地资产管理公司所做的战略性投资,其目的也是要充分利用这些公司高素质的投资和金融服务专才对当地市场的第一手信息。时至今日,公司已在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中国,墨西哥,中东和北非,欧洲,印度,日本,马来西亚,韩国,越南和英国拥有本地管理和销售的产品。

 

我们发现,丑小鸭变天鹅这一经典故事的情景经常在全球市场中出现。此时极不受欢迎的资产在另外一个时间点又变得广受青睐。就在前几年,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欧洲就是一只丑小鸭。恰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全球股票投资基金经理进入了市场,并特别关注了金融类股和银行股,这些其他投资者不感兴趣的资产类别。我们不仅在看整个欧洲市场,还投资了一些欧洲的当地公司。当时欧洲的投资者大部分都持有的观点,是如果要投资欧洲,人们应该寻求投资那些在欧洲驻点却没有太多在欧洲开展业务的国际公司。我们当地的基金经理却有着不同的看法。虽然我们知道欧洲不大可能会有什么短期的经济增长,但许多位于欧洲、在欧洲有股份的公司,在我们看来,其价值已经被低估了。我们一般都投资于公司收入来源更多为欧洲的公司,而目标企业也往往规模较小,并非那些最大或最知名的商号。

 

被简称为MENA的中东和北非地区,也是一个在几年前没人感兴趣的地区,而我们当地的资产经理也带给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被媒体广泛报道并称为“阿拉伯之春”的动乱导致全球许多投资者逃离了这一区域。然而,那些当时进入了埃及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投资者今天应该感到更为幸运,因为这些市场自那时以起已经成为表现最为优异的其中一些市场了。

 

当下投资新兴市场的必要性

 

我们往往愿意去一些其他投资者不具备专业知识或不愿意去的一些区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愿意搭乘一艘正在下沉的船。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好我们的尽职调查,了解清楚哪些我们认为被投资者错误地冷落或未得到正确评价的公司。如果我们看看过去两年里的股票流动,美国和欧洲一直都是正面的,但新兴市场的情况则是相当负面的,这也恰恰是今天一个不受欢迎的地区。投资者经常会将新兴市场与发达市场进行比较,但我认为这种方法目前来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我认为我们必须用不同的方式来看世界。新兴市场在许多情况下已经更像发达市场,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标准定义告诉我们什么市场是新兴的。一些观察家认为,像韩国和台湾这样的地区,许多方面看起来更像发达市场而非新兴市场,再看看我们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在关注的中国经济的急剧增长。早在上世纪80年代,许多投资者当时的心态是新兴市场并不重要,去拜访非常麻烦,且市场太难以理解。我们认为,如果今天再忽视新兴市场就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了,因为它们已经占据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GDP,且其全球市值份额也在持续上升。我们建议,将新兴市场作为全球多样化投资组合中一个关键部分,而一些投资者甚至会因潜在的投资机会而涉足前沿市场。

 

我们认为,投资者应该把环球市场视为一个整体,而不应分成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两个阵营。而且,我们不仅要看企业的所在地,还要探究其大部分收入的来源地。我们可以通过注册地是新兴市场的公司投资于这一区域,也可以投资于收入来自新兴市场的跨国企业。此外,我们认为小盘股能提供更多直接投资当地经济的机会,有更大的机会为投资者带来增值。

 

另一种审视新兴市场的方式是看其增长的驱动力。这些国家或企业的增长是由全球经济增长,国内经济增长,商品,还是一些其他因素驱动的呢?

 

总而言之,要在市场上找准时机挑选优胜股是非常困难的。这就是为何我们建议要看更加宽泛的市场机会,而且一定要避免我们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看到的市场普遍出现的“risk-on”(愿意承担风险)和“risk-off”(选择规避风险)的思维定式。我们建议更多调整现有的策略,而不是完全从一个市场或资产类别转向另一个市场或资产。虽然我不能预测所有市场明天的走向,但我认为投资者亏钱的“最佳方式”就是从一个市场过于迅速的转向另一个市场,忽视跨境投资,以及总是跟随市场随波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