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政策与市场恢复力
2016年08月26日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Download PDF

今年到处充满不确定性和意外。当美国深陷总统预选闹剧以及猜测会促使美联储加息的因素,英国方面则进行了脱欧公投,同时全球多个央行为了刺激增长转向负利率政策。虽然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们聚集了三位投资团队领导人,讨论他们认为有可能会在下半年影响全球市场的发展,以及他们针对未来的可能发展作出的战略部署。

0816_CIO_MHasenstab2Michael Hasenstab博士

执行副总裁

首席投资官

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

 

 

 0816_CIO_EP4Ed Perks

执行副总裁

首席投资官

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团队

 

 

0816_CIO_RFrisbie

Rick Frisbie

执行副总裁

富兰克林投资管理方案总监

 

 

 

在今年剩余的时间内甚至是进入二零一七年,你们认为投资者应留意哪些因素或者事件?

Rick Frisbie:我们担心潜在的外源性事件。我认为,我们会继续观察英国脱欧事件如何发展,但在最初出现大量市场噪音后,英国以外的市场迅速恢复。秋天和冬天将主要关注美联储。从美联储的未来到理事们的投票“点”,这些都与退出宽松政策有关。我们认为,生产率上升将会是美国从零利率政策(ZIRP),以及欧洲和日本从负利率政策(NIRP)转身的指挥棒。

我们也需要从股市的角度关注美国大选的进展。我们知道,美国的增长源于税收增加以及更高的收入再分配,而且市场并不总是拥护由税收增加以及更高的收入再分配带动的政治体制。

Michael Hasenstab:展望年底,我们不得不质疑,如果通胀上升以及美国经济反弹,我们如今所拥有的各种美国政府债券收益率是否合理。我们认为,美国国债的反弹会与其上升时的速度一样急速逆转,因此我们团队正在避开该领域。其次,我们担忧欧元区民族主义的崛起,其质疑着整个欧元区的结构;在欧洲上演着各种地缘政治事件的环境下,形成一个财政联盟的难度非常大。因此,我们偏好短仓欧元,用其对冲会持续发展的政治风险。此外,日元意外反弹压制着该经济体,并再次燃起通缩压力。我们认为,日本的经济和决策者将难以在该通胀水平下处理日元,因此,日元的强势回升对我们而言实为脆弱,我们在静等其逆转。

整体而言,我们在新兴市场的投资非常具有选择性。展望未来,我认为关键是检验单个国家的政策决定和政治格局,各国家之间有可能会存在巨大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进入下一年,这些差异将会是关键。投资者不能对新兴市场一概而论,这是我们主要的预言。

Ed Perks:显然,二零一六年美国股市多次扮演着全球领导者的角色。从相对价值来看,就股票和其他市场而言,我们密切关注英国脱欧会对欧元区增长造成的影响,但更广泛而言,正如Michael所提到,世界上有些地区的经济体比一般认知所显示的更健康。我认为这将会是股市进入二零一七年的一个关键点,虽然我们仍看好美国市场,但我们相信,从全球市场的领先地位来看,美国股市也会向其他市场传递机会。

二零一六年的政治不确定性显然已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影响,这对你们投资团队的观点有何影响?

Rick Frisbie:世界各地发生了一些地缘政治热点以及政治事件,包括美国和其他地区出现的毁坏政治建设的民粹主义。美国出现心怀不满而且被剥夺公民权的工人阶级投票者,这已将整个政治框架更多地推向民粹主义。在欧洲,权威人士最初错在明显支持英国脱欧,而且我们已看到全球其他地区的各种非主流政治运动和候选人正在崛起。

我们的定位肯定要多一点防御性。我们有一种说法,“当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指数1(波动率指数)处于低位时,就是离场的时候”,波动率指数通常指恐慌指数或恐惧指标,当其处于低位时,我们认为此时应审慎地卖出多一点风险资产。目前波动率指数约为13,但20年平均数是稍高于20或21,现时水平低于平均水平,这意味着很多投资者并不太担心风险,而且有可能有点过于自满。

固定收益市场的牛市已长达35年,这并不是一个重大启示,但人们已开始对央行失去信心。自雷曼兄弟在二零零八年崩盘以来,全球50大央行已减息673次,而且负利率政策并没有发挥作用。我们认为这世界存在很多风险,所以这是防御的一个好时机。虽说如此,但新兴市场经济体却整体上四年来首次出现正面的经济增长加速,而且我们发现很多过度、超卖和暴跌的商品已企稳。但我们认为,世界上充满了错位,而且不同的利率机制和不同的货币体制有可能会脱节。

我们一直非常看好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管理方案的整个多元资产投资组合,但随着我们进入第四季度,鉴于美国大选和全球发生的其他事件,我们已减少一些仓位,并采取比较安全为上的态度。

Ed,你的团队如何看待政治不确定性?

Ed Perks:Rick已提到考虑政治不确定性的一些因素,但正如我在英国脱欧的影响以及在其之前的不可预测性方面所提到的,意外满满皆是。英国脱欧后的一些极端波动之后,全球市场基本上已开始企稳。我认为,最终会更加难以预测这些情况的结果。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团队最关注的是经济环境,以及我们所投资的多个行业和产业中每个公司的财务健康度和基本面。突发事件的发生会造成错位,但也会为较长期投资者创造机会。我们旨在尽可能地利用这些短期错位。

讨论不确定性和意外事件时,首当其冲当然是已有所提及的十一月美国总统大选。各位能否联系实际,为投资者发表有关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的意见,并讨论你们如何处理这类事件?

Michael Hasenstab:我认为,就我们所见有关美国与欧洲政治两极化的波动而言,有趣的是新兴市场所展现的趋势与此大不相同。在发达市场中,一些选民认为他们的公民权被剥夺而引发民粹主义,加上实际工资并没有增长,从而导致真实的政治动荡。新兴市场方面,巴西和阿根廷等采取非传统政策的国家,已在一定程度上回归至国家计划经济体制;随着那些政治体制寿终正寝,这些国家已恢复更为主流的传统政策。墨西哥则是另一个例子。除土耳其和委内瑞拉等少数例外情况外,新兴市场总体上相对稳定,而我认为,这是由于各国基础经济在增长有所放缓的情况下仍具恢复力。

虽然全球存在多个热点,且美国政策前景不明朗,但我们仍再度聚焦新兴市场主题,因为我们发现,我们以往认为政局不稳的经济体,实际上因奉行较传统的政策而使得不稳的政局有所扭转。曾一度被认为风险极高且易受冲击的地区(如墨西哥、印尼和印度)实际上沿着我们认为十分始终如一地让投资者受惠的道路发展。同时,我们认为,欧洲引发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可能会使整个欧元区产生问题。

Ed Perks:如果用两个词来说明美国的经济和市场当前所处境况的话,我会选择“稳定”和“恢复力”。距离大选只有几个月时间,而市场一直表现为两极分化,且在某种程度上,正出现一些不明朗因素待市场消化。然而,我认为我们要正确看待这些因素。随着第二季度盈利季落下帷幕,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大部分公司现在均已报告了其业绩及未来预期。这是一种坊间传闻,但如果您留意电话并与分析师交谈,会发现美国大选并非公司最为关注的五大问题之一。公司仍十分关注影响其业务的货币趋势以及利润率压力-不论因工资增长或价格下跌造成的成本通胀还是利润率下降。公司仍十分关注英国脱欧及其对欧元区增长和他们该区业务的潜在影响。但总体而言,美国大选的影响已有所加大。最后,随着十一月的大选越来越近,且必然在第三季度盈利季举行,大选将逐渐成为焦点。无论结果如何,即使我们面临英国脱欧后那样的波动,我认为,市场将能够消化大选的影响并向前发展。

Rick Frisbie:我认为,在观察围绕大选产生的隐含美元期货时,预期会产生一些不明朗因素,市场预期有所波动,但我们当然已经习惯于股票这种“别无选择”的情形,以及这会大幅利好股票。我认同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和财务总监十分关注业务经营和资本的高效运用。然而,在悲观情绪围绕未来需求和定价能力的环境下,资本开支相当萎靡不振。我认为,虽然预期会产生不明朗因素,但我完全同意Ed的观点,即美国经济具备令人惊叹的恢复力。我认为,如Michael所讨论,我们一直在静待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恢复力,而实际经济增长所展现出的恢复力令人振奋。

什么支持着今年的市场恢复力,且可能更重要的是,表象之下是否潜藏风险?

Michael Hasenstab:年初,我们最为确信的一点是,即使在全球环境不明朗的情况下,新兴市场已被超卖。虽然出乎意料的冲击和全球波动不断,但大部分新兴市场的基本面在出现大量消息杂讯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稳健。尽管个别国家的相关基本面明显会产生重大影响,但各市场仍展现出惊人的恢复力。例如,就巴西而言,其货币(雷亚尔)兑美元上升约20%,而十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由年初的16%降至近日的12%以下。因此,对我们而言,亮点之一是:新兴市场在波动时期的恢复力。

Ed Perks::就那个主题而言,当我们回顾我们如何看待去年年底和二零一六年年初的全球市场时,我们观察的是看法与现实的对比。虽然股市多次动荡,但我们所看到的现实似乎没有为其提供支持。在二零一六年前六个星期,我们认为股市出现几乎是最差的开局-至少对于美国的标准普尔500指数而言是这样。当时,股市震荡明显强于预期,但我认为,市场自此恢复的原因是,投资者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极端。二零一六年初产生的许多担忧并未如期而至。美联储没有在上半年加息,而对商品价格暴跌的担忧似乎有所缓和并为企稳提供基础;低商品价格一直刺激着若干地区的需求。最后,我认为,股市的恢复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市场认识到企业的健康状况实际上相当稳健所致。公司的资产负债状况依然十分理想,而许多公司决定以利好股东的方式分配其资本,包括开始派息或增加派息以及购回股份。

欲以邮箱收取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的更多评述,请订阅透视牛市与熊市博客。

要了解及时的投资消息,您可以关注我们的推特@FTI_Global 和LinkedIn账户。

本文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为基金经理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和了解,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不构成法规和税务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本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数据源的数据,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下称FTI)没有对该数据进行独立的核实,验证或审计。FTI不对任何由于使用这些信息而引发的损失负责,使用者自行决定是否相信和依赖材料中所陈述的评论观点和分析。产品、服务和相关信息并非在所有区域都有提供,FTI附属公司和/或其分销商所进行的销售完全依照当地法律和监管许可。有关你所在区域相关产品和服务是否有售等进一步信息,请咨询你的专业顾问。

风险警示

所有投资均有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价值可升亦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全部投资额。利率的变动会影响一个投资组合及其收益的价值。债券的价格的走势一般与利率的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债券的价格调整因为利率的上升出现调整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可能因此下降。债券发行人的财务实力或债券的信用评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其价值。

投资海外证券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货币波动,经济以及政治不稳定。投资能源行业可能会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较容易受到影响该行业发展的一些负面的经济情况和监管法规的波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市场波动率指数衡量对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期权价格体现的短期波动的市场预期。指数未经管理,不能直接投资指数。指数不反映费用、开支或认购费。过往表现并非将来结果的指示或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