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民粹主义的兴衰
2017年01月25日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Download PDF

在最新一期的《全球宏观动向 》(Global Macro Shifts)中,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探讨了拉丁美洲失败的民粹主义尝试及其作为发达国家的重要借鉴。在此,麦可•哈森斯塔布(Michael Hasenstab)分享了其团队关于这一主题完整论文 的精要。

Michael Hasenstab

    Michael Hasenstab

麦可哈森斯塔布博士 (Michael Hasenstab, Ph.D.)

执行副总裁,基金经理

首席投资总监

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

近年来,民粹主义陆续在许多国家崛起。民粹主义对不同的人含义不一,但本文使用这一术语来描述那些承诺一剂“速效药”的政策,通常针对经济问题,它们不像更正统的“药方”那样使人痛苦。传统的政策建议一直是使用宏观经济工具来解决宏观经济失衡问题,包括但不限于采用稳健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开放贸易、放宽管制,以及朝着更深程度的全球经济一体化方向发展。

经历了过去十年来各种全球性危机之后,这些传统的补救措施愈发不合时宜,隐忧重重。在一些发达经济体,这一情况尤为明显。它导致在英国脱欧(Brexit)公投中,大多数选民选择让自己的国家退出欧盟(EU),以限制移民,并重新建立一套更严谨的国家管制政策和法规。在其他几个欧盟国家中,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强硬政党也愈发受欢迎,给即将到来的 2017 年大选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在最近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中均现民粹份子,表现得十分激进;他们主张更封闭和强干预的经济理念,以及对全球贸易采取更为孤立的措施,提议征收高额进口关税,废除贸易协定或重新谈判,并抑制移民。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 Free Trade Agreement)以及墨西哥移民的尖锐批评,均预示美国将拉丁美洲拒之门外的倾向。这将对美国经济不利,尤其讽刺的是,拉丁美洲主要经济体正朝着相反方向发展,淡化民粹主义经济政策,推崇自由市场经济和亲商改革。

我们分析了拉丁美洲国家在过去几年的经验。主要关注三个曾采取民粹主义经济政策的国家: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前两个国家最近已掉转了发展方向,而委内瑞拉依然坚守。我们认为,将他们的经验加以比较, 能够为政策制定者提供借鉴,避免被民粹主义的美好表象迷惑。

当然,在宏观经济基本面和制度方面,先进的经济体比本评论中所提及的国家处于更为强势的地位。然而,我们认为采用误导性政策所带来的经济后果在本质上相差无几。尤其是当保护主义政策看来非常有吸引力时,我们认为本文分析可提供一些有益的引导。此外,我们强调那些采用扎实、正统宏观经济政策的国家,包括阿根廷和巴西,均存在巨大的投资机遇。

民粹主义的魅惑

表 1 汇总了四个拉丁美洲国家的经验,其中三个国家(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曾被诱入民粹主义政策的陷阱,而哥伦比亚则免受其劫。它们在商品超级周期结束时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这检验了四国维持各自政策框架的能力 —— 转向民粹主义的国家则显现这方面不足。表 1 右侧简要列举了强干预型政府所采用的各种措施。

Slide1损害

倾向民粹主义的三个国家所采用的政策均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后果:通胀高企,经济体系被严重扭曲,生产力增长受阻,汇率受操纵及高通胀导致实际汇率剧增(削弱了竞争力),某些国家的公共债务亦迅速扩张。

阿根廷和巴西已认识到因背离稳健的宏观政策所带来的严重损害,并作出相应调整;而委内瑞拉一意孤行所承受的惨痛后果不言而喻。表 2 简要说明了不同国家因而遭受的损失,其中哥伦比亚因坚持采用稳健的政策而幸免。

Slide2逆转方向

阿根廷,持续恶化的经济状况最终导致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 2015 年 11 月取代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Cristina Kirchner)成为总统。马克里总统在一个强大的经济自由化平台上当选。新政府迅速开展广泛的改革,包括强化制度、收紧货币政策、整顿财政、外汇政策正常化、以及调整国际关系。这样强大、广泛的改革象征着阿根廷断臂重生,并向国际投资者发出强烈信号,表明政府坚定不移地施行全新的经济政策 —— 我们认为政府迎难而上的决心是建立公信力最有效的方式。

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则是被迫开始对其采用的政策进行修正,皆因市场愈发不认可其执政方式,拒绝为其错误、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提供资金支持,加上其支持率急跌。巴西新一届政府在米歇尔·特梅尔总统(Michel Temer)领导下,开始推进财政整顿,包括降低公共支出上限并准备对社会保障体系开展改革。政府也开始扭转以往对经济的微观管理,以减轻由政策导致的经济扭曲。最大的举措之一就是在 2015 年开始放宽价格管制。在通货膨胀持续上升,经济仍处于衰退的环境下,中央银行不得不在 2015 年达成一个艰难的平衡;在 2015 年中期保持实际利率稳定之后,允许其爬升(即使同期开始降低名义利率),以确保 2016 年通货膨胀率下降。而货币政策的收紧也反映在早前信贷扩张的逆转。

在哥伦比亚,尽管政策没有实质性的恶化,但政府实际上已采取措施来应对由于汇率贬值而导致的通货膨胀。该国已收紧货币政策;逐步整顿财政帐户,以防范低油价导致低收入所带来的潜在影响;同步进行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 —— 人民军(FARC-EP)的谈判,以结束与游击队的长期冲突,进一步加强和保护国家的民主体制。

在撰写本文时,委内瑞拉的民粹主义政策仍在全面实施。该国人民现在面临着极其严峻的状况,包括失业率高居不下,且严重缺乏食物和其他基本生活必需品。由此已经引发了民众抗议,给社会稳定带来风险,所幸尚未导致政治变革,政策修正更无从谈起。表 3 简要概括了各国实施(或缺乏)的政策调整。

Slide3迈入未来十年

哥伦比亚的政策制定与委内瑞拉正好相反,坚决反对民粹主义。值得注意的是,哥伦比亚始终保持着稳健的宏观政策,仅受到汇率贬值所带来的通货膨胀影响。这一对比,结果一目了然。

在阿根廷和巴西,尽管政策矫正刚刚开始,但仍有理由保持乐观。在未来几年要保持这一势头至关重要,在这两个国家里,最重要的因素,即政治承诺似乎已就位,若能继续推行新政策,我们认为这会带来极大的益处。

相比之下,我们对委内瑞拉的前景感到悲观。该国石油储量超过沙特阿拉伯,但同时其经济紧缩的速度全球第一,通货膨胀率预计将高达 1000%,[1]且粮食和医药的紧缺正将这个国家推向人道主义危机。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没有比这更糟糕了。

分析拉丁美洲这些国家的实际情况能够为发达世界提供重要的借鉴。我们并不是暗指美国或欧洲多国受到民粹主义的诱惑,有可能向我们在完整论文 中谈及的一些极端路线偏航,但在正统的经济决策变成愈发不受欢迎的“老古董” 之际,这些示例确实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有关此主题的更多详情,请阅读完整版本的全球宏观动向 ,这是一本基于研究的全球经济简报,其中包含了麦可哈森斯塔布博士以及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资深成员的分析和观点。哈森斯塔布博士和他的团队掌管邓普顿的环球债券战略,包括无约束的固定收益、货币和全球宏观投资。该经济团队来自世界顶尖大学,结合全球宏观经济分析与深入的国家研究,帮助识别能够转化为投资机遇的长期失衡。

欲以邮箱收取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的更多评述,请订阅透视牛市与熊市博客。

要了解及时的投资消息,您可以关注我们的推特@FTI_Global 和LinkedIn账户。

本文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为基金经理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和了解,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不构成法规和税务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本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数据源的数据,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下称FTI)没有对该数据进行独立的核实,验证或审计。FTI不对任何由于使用这些信息而引发的损失负责,使用者自行决定是否相信和依赖材料中所陈述的评论观点和分析。产品、服务和相关信息并非在所有区域都有提供,FTI附属公司和/或其分销商所进行的销售完全依照当地法律和监管许可。有关你所在区域相关产品和服务是否有售等进一步信息,请咨询你的专业顾问。

风险警示

所有投资均有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价值可升亦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全部投资额。利率的变动会影响一个投资组合及其收益的价值。债券的价格的走势一般与利率的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债券的价格调整因为利率的上升出现调整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可能因此下降。债券发行人的财务实力或债券的信用评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其价值。

投资海外证券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货币波动,经济以及政治不稳定。投资能源行业可能会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较容易受到影响该行业发展的一些负面的经济情况和监管法规的波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资料来源:IMF 世界经济展望,2016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