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多資產

市场紧张局势升级会否影响全球增长

二零一八年第一季度初期市场如同小羊般温顺,后期又演变成一头雄狮,打破长久以来的平静。通胀忧虑、贸易紧张局势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等事件都为市场波动推波助澜,使得许多投资者陷入思考,这些事件会否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并终结美国市场九年牛市?富兰克林邓普顿三位资深投资总监——Stephen Dover、Christopher Molumphy和Ed Perks分享了他们的见解。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欲了解他们和富兰克林邓普顿其他同仁的详细市场洞见,敬请访问我们的二零一八年第二季度全球投资展望中心页面。

美国、中国及其它:贸易对全球增长的影响    

Ed Perks尽管近来频频出现挑战,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仍步调一致地在加速增长。虽然宏观大背景看起来不错,但最近的贸易紧张局势是保护主义倾向的部分表现,这是我们所看到的风险加剧或担忧之一。我们需要承认,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担忧并不是新鲜事,在当前的经济扩张中,贸易保护主义担忧在全球各地早已存在。如果贸易保护主义担忧引发对商业或消费者信心的重大影响,那么我们也能看到它对经济活动的影响。然而现在我们仍预期经济增长将保持相当稳健的发展,当然包括二零一八年。

Chris Molumphy总体来说,我们认同潜在的全球经济基本面保持在合理的健康状态,这一点从今年初开始并未大幅改变。我们仍持续关注这些与贸易、地缘政治风险相关的事态发展。谈及贸易,我们需指出政治辞令通常比实际情况更夸张。后续进展还待观察,但我们对全球增长前景仍持乐观态度。

Stephen Dover在很大程度上,全球经济正经历着协调增长,已很久未见这样的良性态势。我们看到世界各国的企业正享受着收入和利润的双增长。新兴市场整体经济增长强劲——去年新兴市场增速已赶超已发展市场——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信号,后续很可能还将继续保持。在贸易问题上,我认为我们更应该称其为贸易争端,而非贸易战。我们预期自今年起美国减税将刺激潜在盈利的增长,加之部分国家的利率降低,我们认为,与贸易相比,这些事件将可能带来更大的短期影响。

通胀:这着实是一个威胁吗?

Chris Molumphy:我们开始在多个市场看到通胀信号,但这并非在意料之外。美国当前正处于经济增长周期的第九年,失业率为4.1%(截至二零一八年三月),投资者定会预期此时通胀率会有所上升。许多观察人士还质疑,为什么我们至今还没有看到更强劲的通货膨胀?我们的观点是通胀可能会继续上升,但可能是非常缓慢的。抑制通货膨胀的主要力量——主要是全球化和技术创新——仍存在,且有可能继续发挥抑制作用。

Ed Perks我想补充一点,从多元资产方案的角度看,通胀这一主题是我们团队一直在思考的核心问题,在我们的诸多市场分析中占据主导地位。如果仅就美国而言,我们认为通胀不是一个重要因素。

现已进入第一季度报告期,对企业盈利增长的预期已相当的高。我们原本以为,在此周期时点的市场预期会较低,但实际上,我们看到一些预期仍在继续攀升。所以,基本面仍颇为积极。我们认为,对通胀和利率的担忧导致了近期部分的市场波动,这正代表了波动在长时间处于异常低位后向正常水平回归。

Stephen Dover我认为我们也许遗漏或遗忘了一点,就在不久之前市场还在讨论通货紧缩,并在很长时间内为此而忧虑。回溯过去的十年,这正是全球央行和许多经济学家所担忧的。因此货币政策的制定者调低了利率。结果如何呢?抬高了风险资产价格。这一现象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估值方式。我认为,今天谈及的通胀问题事实上是回归至正常化的表现——同样也是估值和波动的正常化,也许会回到二零零八年前的态势。

Chris Molumphy作为信贷投资者,我们非常清楚自身所处的信贷周期。我们需要思考这一周期何时会结束,以及其它更多考量。尽管如此,我们并未发现信贷问题的传统预警信号或预示转变的事件。因此,我们认为这一信贷周期仍会持续。

Ed Perks需要指出一点,今年我们看到股票波动有所上升,而实际上信贷的表现很不错。我们的决策肯定会考虑到经济周期的长度,但我们更关注广泛资产类别的相对价值。

寻求回报与收益率

Ed Perks对于许多投资者而言,寻求回报与收益率始终是个难题。在过去的六个月中,当我们看到较长期利率上升更为明显时,公用事业、房地产投资信托等被认作是债券替代性股票的表现已经远远低于更广泛的股票市场。

我们也看到市场更青睐于成长型股票和动量股票。如果我们观察价值型和成长型之间的传统权衡,和成长型股票相比,价值型股票通常倾向于以回报和收益率为主导。在股票方面,我们的团队正探索那些业绩不佳的标的,寻求回报良机。

Chris Molumphy:我们看到一个趋势,即外资对美国市政债券市场饶有兴趣,以往这是主要由个人投资者潜在税收优势驱动的国内市场。但几年前,我们开始发现非美国买方对这一资产类别有着巨大需求。我认为这确实代表了全球层面对回报的显著渴求,这已持续了一段时间,并可能继续存在。2.75% 或 3% 的美国中期国债收益率对美国投资者来说相当低,但在欧洲或日本,中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仍接近于零。美国市场似乎瞬间看着也不那么糟糕了。并且我认为,投资者关注市政债券是因为其普遍看到高质量的产品、扎实的基本面和具有吸引力的收益水平。尽管市政债券并非由联邦政府担保,而是由州和地方政府担保,但这对于许多投资者而言已有足够吸引力。

欲以邮箱收取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的更多评述,请订阅透视牛市与熊市博客。

要了解及时的投资消息,您可以关注我们的推特@FTI_Global 和LinkedIn账户。

本文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为基金经理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和了解,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不构成法规和税务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本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数据源的数据,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下称FTI)没有对该数据进行独立的核实,验证或审计。FTI不对任何由于使用这些信息而引发的损失负责,使用者自行决定是否相信和依赖材料中所陈述的评论观点和分析。产品、服务和相关信息并非在所有区域都有提供,FTI附属公司和/或其分销商所进行的销售完全依照当地法律和监管许可。有关你所在区域相关产品和服务是否有售等进一步信息,请咨询你的专业顾问。

风险警示

所有投资均有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价值可升亦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全部投资额。利率的变动会影响一个投资组合及其收益的价值。债券的价格的走势一般与利率的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债券的价格调整因为利率的上升出现调整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可能因此下降。债券发行人的财务实力或债券的信用评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其价值。

投资海外证券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货币波动,经济以及政治不稳定。投资能源行业可能会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较容易受到影响该行业发展的一些负面的经济情况和监管法规的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