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固定收入

美联储温和加息

美联储今年已经第四次加息,但随着批评人士开始质疑中央银行的行动,它会在二零一九年采取暂停紧缩的措施吗?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的 Michael Materasso 对此发表专业见解。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法语 德语 西班牙语

在十二月的美国货币政策会议上,美联储 继续推行货币政策紧缩路线,将基准短期利率(即联邦基金利率)上调 25 个基点。这是今年第四次加息,也是自二零一五年开始的本轮紧缩周期中的第九次。此次加息使联邦基金利率升至 2.25% 到 2.50% 的区间,仍是历史上相当低的水平。

美联储亦更新了货币政策与经济展望,与九月份的预测相比,略有变化。

下面是最新预测的重要节选:

  • 美联储将二零一八年美国增长预测由此前的 3.1% 下调至 3.0%,并将二零一九年预测从先前的 2.5% 下调至 2.3%。
  • 二零一九年通胀预测(基于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从先前的 2.0% 下调至 1.9%。
  • 二零一八年和二零一九年的失业率预测分别保持在 3.7% 和 3.5%。
  • 美联储下调了二零一九年加息预测,联邦基金利率将达 2.9%。预计二零二零年利率为 3.1%。

在讨论美国经济的前景时,美联储主席 Jerome Powell 表示,这是一个“合理的积极预测”,尽管市场存在担忧,但似乎对全球增长放缓并不过于担心。我们对此亦表认同。

美国经济基本面良好

虽然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领域,但总体而言,美国经济前景仍然非常乐观。就业市场一直强劲,劳动力参与率保持稳定。平均小时收入一直在上升,但与充分就业经济中的类似周期相比,仍然相对较低。

消费者支出大约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三分之二,消费者基础依然稳固,债务和储蓄水平合理。我们认为,消费者应该拥有维持开支的必要资金。

以针对消费者和企业的税制改革与减税为主的财政政策一直是二零一八年经济增长的动力。舆论一直说财政政策已经走到尽头,但我们并不同意。税制改革意义重大,在二零一九年的上半年,许多人将因更大规模的退税而受益。此外,已实施的税制改革将在未来几个季度与经济并驾齐驱。

鉴于这种背景,我们认为,美国经济在二零一九年第一季度及以后可能继续保持高于趋势的速度增长。我们认为,通胀不是一个问题,还可能小幅上升,因此美联储也有望在二零一九年继续加息。加息一次还是两次并没有那么重要。

纵观各种因素,美联储只不过作出了我们称之为“鸽派加息”的决定。

绘制点阵

美联储更新了“点阵图”,此图表反映了中央银行对利率走势的看法。

对比点阵图与先前九月的会议,令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美联储的鸽派变得不太温和,而鹰派又显得不够强硬。鹰派软化了他们的立场,新区间的高端现在成为中心趋势的一部分 — 不包括三个最高和三个最低预测。

即便如此,Powell 重申,政策决策“并非处在预先设定的轨道上”,在进一步加息的路线和目标方面,仍然存在相当高的不确定性。

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宣布加息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Powell 回答了一些有关通胀以及美联储明年是否真的需要继续收紧货币政策的问题。我们已经看到了市场风险的重新定价,因此许多人认为美联储必须暂停加息,但美联储决策者关注的是经济基本面,而非市场担忧。

在充分就业的经济体中,工资压力上升实属理所当然,虽然迄今增长缓慢,但仍是增势。然而,经济体的实际产出与潜在产出之间的差异所形成的产出缺口在一段时间之前已经缩小,因此现在存在产能限制,某些原材料成本不断上升。

在 GDP 增长预测高于趋势水平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制造商更有可能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总之,我们不认为这次加息是周期中的最后一次加息,除非经济在短期内发生重大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税制改革的目标之一是增加资本支出,这通常会导致生产力提高。当生产力提高时,经济的趋势增长率通常也会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可能会辩称美联储的“中性利率”或许也应该上调。更高的生产力加之低通胀可能导致联邦基金利率上升,因为中性利率应随着生产力的提高而上升。

围绕中性利率应达到的具体水平,最近产生了一些讨论。十月份,Powell 表示美联储“离中性利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十一月,他却说利率“刚好低于”中性利率。Powell 在最近的政策会议上说,他认为利率已经达到委员会估计的中性区间的底部。

Powell 没有胜算?

如前所述,我们看到了一种更倾向于避险的环境,美联储宣布加息后的市场即时反应,似乎印证了股市和固定收益领域的避险情绪仍在持续。在我看来,从市场的角度而言,Powell 几乎毫无胜算。

如果他传达的信息是美联储结束紧缩,则可能被解读为经济状况不断恶化的信号。如果他的语气更加强硬,那在市场上可能也毫不讨喜。我们相信,美国经济优势具有广泛的基础,能够经受住明年再度加息或加息两次的考验。

有人担心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尤其是中国)也会导致美国经济走弱。但是,美国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封闭经济体,我们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与中国或欧洲明显不同。美国经济已经而且能够继续增长,即使中国和欧洲经济正在放缓也不例外。

总而言之,我们认为美国能够继续保持高于趋势水平的增长,因为财政政策和就业趋势都是巨大的积极因素,充分预示着强劲的增长。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看到对某些信贷领域增加风险敞口的潜在机会。

以邮箱收取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的更多评述,请订阅透视牛市与熊市博客。

要了解及时的投资消息,您可以关注我们的推特@FTI_Global 和LinkedIn账户。

本文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为基金经理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和了解,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不构成法规和税务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本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数据源的数据,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下称FTI)没有对该数据进行独立的核实,验证或审计。FTI不对任何由于使用这些信息而引发的损失负责,使用者自行决定是否相信和依赖材料中所陈述的评论观点和分析。产品、服务和相关信息并非在所有区域都有提供,FTI附属公司和/或其分销商所进行的销售完全依照当地法律和监管许可。有关你所在区域相关产品和服务是否有售等进一步信息,请咨询你的专业顾问。

风险警示

所有投资均有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价值可升亦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全部投资额。利率的变动会影响一个投资组合及其收益的价值。债券的价格的走势一般与利率的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债券的价格调整因为利率的上升出现调整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可能因此下降。债券发行人的财务实力或债券的信用评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其价值。

投资海外证券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货币波动,经济以及政治不稳定。投资能源行业可能会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较容易受到影响该行业发展的一些负面的经济情况和监管法规的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