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遠景

当今全球市场的真正风险

尽管一些观察人士担心现在的全球经济周期趋于结束,但邓普顿环球宏观团队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 认为,我们正在经历的增长放缓是周期性放缓,而非周期终结。而当今全球经济所显现的政治脆弱性才更令人担忧。民粹主义政策导致世界格局日益分裂才是主要问题。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意大利语 德语 波兰语

极端政治格局

投资者经常问我,什么才是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就目前来说,我认为最大风险在于全球地缘极端政治格局。移民和收入差距等因素引起的失望情绪日益加剧,已造成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抬头,这可能导致非常危险、且财政上不可持续的经济政策。虽然这些民粹主义政策在短期内提出诸多承诺,但长期却无法兑现,而且可能会令政府背上巨额债务。

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动态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以美国为例,美国与中国产生贸易摩擦,而国会亦无法通过预算案。而英国围绕脱欧产生的持续对立,以及如何解决分歧的问题则是另一极端格局。此外,无论是在德国、意大利还是比利时,反欧盟、反建制派政党的主张越来越盛行,而法国总统马克龙关于欧洲一体化的设想也被拒绝。

我担心的是,由于许多国家日益倾向于内发展,世界会变得越来越碎片化,因此,应对潜在的全球冲击的难度加大。各国央行要实现力助全球度过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全球经济危机时的那种同舟共济的政策响应,无疑将愈发困难。

以专业视角透视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真相

全球增长和美国经济似乎都进入周期性放缓,但我们认为这并非周期的终结。中国在前几季加快了生产进度,以便在原定于一月一日可能实施的关税调整前占得先机。现在,中国已经放慢了生产速度,恢复到较低产量模式,而这种影响会波及其他国家/地区。我们不认为美国或全球经济即将陷入衰退。就投资动态而言,在大量刺激措施之后确有放缓态势,美国尤为如此。但美国经济并没有大规模过热,因为我们还未看到过度投资或产能过剩已发展到需要通过衰退来消除的地步。总的来说,除非发生一些重大金融市场事件,否则我们不会看到引发大规模衰退的经济条件。

总体上,我们预计二零一九年全球经济增长方式将从近年的同步增长转向以美国为主导的增长。劳动力市场非常紧俏仍是当前美国经济的一个典型特征。美国已经超越了充分就业状态,而与此同时,合法和非法移民受到政府当局的限制。结果自然是工资水平趋涨,而我们看到的正是这样。反过来,更高的工资会支撑消费,而消费是美国经济活动的最大驱动力。我们预计,在二零一九年,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不断上涨的工资水平和强劲的消费将继续推动美国经济扩张。

中国的角色转变

我们认为,中国在全球扮演的角色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美国的内向型外交政策助推了这种转变。尽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但我们认为,中国拥有防止经济深度放缓的财政杠杆,除非出现外部金融冲击。基于这种情况和我们的评估,看似每个人都担心的中国经济硬着陆情景可能不会接踵而至。

这种变化的环境正在为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特定国家/地区创造新的动力和经济真空。中国现在正努力填补这一空白,并在与美国隔绝的国家/地区,特别是美国一直不愿向其提供财政支持的国家/地区中发挥更大作用。因此,我们认为,中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影响力将会与日俱增。

新兴市场中的机遇

鉴于这种复杂的全球环境,我们着眼于各个国家/地区的财政、经济和社会政策,因为这些因素才将是经济活动的最终动力。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国家/地区是否会拒绝目光短浅的民粹主义政治,而秉持富有真知灼见的长远眼光。我们认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国家/地区都会存在巨大机遇。阿根廷和巴西就是两个典型,尽管面临持续的政治压力和新兴市场抛售连连,但这两个国家的政府一直坚定地奉行负责任的正统政策。我们认为,投资特定新兴市场是投资组合中的一个重要多元化因素,因为新兴市场的表现更依赖于单个国家的 阿尔法 值,而较少受广阔市场贝塔  值影响。

Copyright © [2019]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