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固定收入

美联储将再次加息——因为它能够这么做

尽管金融市场似乎在押注美联储多年的紧缩政策周期将出现长时间停顿,但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却有着不同想法。她表示,美联储今年仍会考虑加息。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意大利语 德语

美联储的态度去年十二月至今年一月期间实现了 180 度的逆转。十二月十九日,《华尔街日报》的意见页面标题为“鲍威尔对市场说:接招吧(Powell to Markets: Take That)”,副标题则为“美联储表示会有更多加息,所以习惯就好。”仅仅一个月后,同一页的标题是“美联储道歉(The Fed Apologizes)”,副标题是“鲍威尔继续康复之旅,市场为此叫好(Powell continues his rehabilitation tour, and the markets applaud)”。

换而言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继承了美联储政策的衣钵,即像耶伦、伯南克和

格林斯潘一样。股市低迷时,美联储就变得温和。

评论虽然犀利,却很有道理。但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不会再次加息。

美联储之所以决定暂缓加息,是因为它认为这样做较为审慎,也因为它能够这么做。美联储称,通货膨胀仍在控制之中,金融稳定性也在控制之中。因此,政策正常化的减缓甚至停止都不会带来风险——美联储经得起等待。

我同意金融风险已大致得到控制,但这意味着更多的加息,而不是降息。理由如下:

美国消费者的财务状况好于此前的预期。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研究表明,与过去相比,它们对股市波动的脆弱性大大降低。

消费者的财务健康状况远超过我们的预期。美国的储蓄率仍居高不下。


思考:国民收入和产品账户 (NIPA) 的修订数据表明,过去五六年来,家庭储蓄率基本保持不变(为 [6%] 的健康水平),尽管家庭资产净值飙升至历史新高:占可支配收入的 700%。相比之下,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家庭财富得以强劲增长,储蓄率从 6% 降至仅 2%。

金融危机后,家庭净资产与个人储蓄之间的历史相关性已不复存在。换而言之,财富效应并不像过去那么强:财富增加不再引导家庭有意提高消费水平。

日益加剧的财富不平等在此发挥了重要作用:更严重的不平等意味着,最近净资产的增长惠及了富裕家庭,尤其是在金融资产价值不断上升的推动下。随着财富增加,富裕家庭的消费倾向较低。相比之下,二零零六年的房地产泡沫则要平均得多,惠及广大家庭,而这些家庭的反应是减少储蓄,增加消费。

由于缺乏对财富效应的依赖,家庭消费处于非常可持续的基础上,这得益于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较少受到股市波动的影响。

与金融危机前相比,美国消费者的债务负担也相当低:家庭债务占 GDP 和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都比二零零八年的峰值低了约三分之一。家庭债务和按揭偿债率已降至历史新低,消费者拖欠率占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不到二零零九年的一半(分别为 2.3% 与 4.9%)。

财富效应是否已消失?自大萧条结束以来,美国的财富和储蓄关系已经破裂。

这些数据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美联储不必担心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将损害家庭消费。消费者享有较高的净财富水平、较高的储蓄率和较低的偿债率,他们的消费决策似乎对净财富的变化反应不大,特别是在受股价影响的情况下。美联储也可进一步加息,即使股市出现一些调整,消费者也会从容应对。

美联储表示,它希望谨慎行事,把握国内增长、全球经济和美国金融状况的脉搏。美国家庭强劲的财务健康状况,再加上火热的劳动力市场带来的工资增长,人们将会看到一个极具弹性的私人消费前景,私人消费是美国国内增长的主要引擎。全球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欧洲经济表现仍高于潜在水平,而中国的经济增速也达到了可观的 6%。除非发生重大冲击,否则预计全球经济增长的减缓将十分温和,而非大幅放缓。至于美国国内的金融状况,其收紧的主要原因是股票市场的下跌,但股市已经有所好转,而且似乎对消费的影响有限(如上所述)。

未来几个月,预计全球经济前景将比市场目前的预期更具弹性,股票投资者不易出现恐慌情绪。我认为美联储届时将再次加息两次,因为这种做法较为谨慎,也因为它能够做到。

如果您认为鲍威尔刚刚承诺不会再加息,请考虑以下方面:去年卸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的 Bill Dudley 曾说过,“……上周的声明对利率前景没有重大影响。”

总的来说,经济基本面是推动美联储加息进程的关键,我们应密切关注基本面。

Copyright © [2019]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