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固定收入

为何我们对拉加德获欧洲央行行长提名持积极态度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获提名担任下届欧洲央行掌舵人,这可能有些出人意料,但我们的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选择。他解释道,如果最终拉加德能获选,她所拥有和欠缺的经验都将有所裨益。他也坚信,即无论是谁掌舵,欧洲央行都可能继续坚定不移地走宽松道路。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拉加德被提名为欧洲央行行长,这令一些人侧目。但我们认为,如果这一提名最终获批,则证明她是市场的热门人选。

拉加德,前法国财政部长、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一贯形象良好,最重要的是,她熟稔欧盟的政治。她善于沟通,亦是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曾成功团结不同党派。

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预计拉加德将继续推行现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主导的方向。

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样,拉加德也不是经济学家,因此,如果她成功获得任命,那么全球两大央行的行长都几乎没有货币政策的经验。

不过,我们认为,这并不是大问题。事实上,如果没有经济学家的先入为主的想法,拉加德 可能会带来一些创造性的新宽松措施。

欧洲央行或将保持其宽松倾向

我们的分析表明,无论是谁掌舵,欧洲央行都或将继续坚定不移地走宽松路线。德拉基最近在葡萄牙辛特拉的演讲揭示了一个微妙但重要的转折点,此时仅是欧洲央行六月政策会议之后的几周。

在六月初召开的理事会会议后,央行表示,如经济数据恶化,央行将做出反应。而在辛特拉,德拉基表示,除非数据转好,否则央行会做出反应。

基本上,政策制定者承认五年、五年远期通胀指数的下降速度高于理事会成员的预期。该指数是衡量市场自今起五年期的通胀预期的指标。

该指数自讲话以来略有反弹,但仍低于二零一五年三月欧洲央行开始量化宽松时的水平。

在我们看来,这意味着银行必须做出回应。欧洲央行是一个以通胀为目标的央行。其对二零二一年通胀率的预测仅为 1.6%,仍远低于其 2% 的目标。因此,它必须主动创造更多的宽松条件。

我们认为,欧洲央行可以考虑多种方法:

进一步降息:我们预期仅会有小幅度降息,不会有明显差异效果。但这将是央行的表态。

入分层:如果降低利率,我们预计欧洲央行也将引入分层利率,提振银行系统,这将有效降低银行为部分闲置现金支付的费用。然而,引入分层将向市场释放信号,利率很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较低水平。如果其只计划在短期内降息,而预计在六个月或一年内加息,则不必费心引入分层。

重启量化宽松:我们认为,央行今年或明年或将重新启动资产购买计划。预计其将专注于在企业和政府领域购买资产。

当然,如果拉加德被选定为欧洲央行新行长,她可能会采取一些更有创意的宽松措施。

寻找收益率的需求上升

我们的结论是,无论谁将掌舵欧洲央行,欧洲的利率都或将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寻找收益率的需求上升,收益率曲线趋平。我们预计,整个欧洲的收益率曲线都将保持此态势。

这也可能对外围债券非常有利,因为收益率下降,则能以相当有吸引力的价格水平发行债券。

目前,意大利政府债券是欧洲主权债券收益率最高的资产之一。

欧洲的货币政策更倾向于宽松,这也对该地区的高收益和投资级企业债券有利。此外,我们认为这可能有助于全球经济增长,因为欧洲央行正在创造更多的流动性。

Copyright © [2019]。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