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黄金价格攀升的四大原因

来自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 Steve Land 探讨了自今年 5 月起的黄金价格上涨与近年来其他几次反弹的不同之处,同时就这一走势对金矿股的影响发表了看法。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德语

6 月,投资者对黄金价格走势普遍转向乐观,7月这一看涨情绪将美元计价的黄金即期价格推升至六年以来的新高。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业内充斥着积极情绪,认为只要价格能够继续维持在这一水平,那么第三季度金矿企业的财报中将再次迎来丰沛的现金流。

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通常不会对黄金价格的短期走势,或者当前的上涨趋势能持续多久等问题做出具体的预测。不过,我们确实看到了一系列有利于黄金和金矿企业的潜在积极市场催化因素。

催化因素 1:对于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的预期在不断加强

全球央行货币政策从紧缩向宽松的转变,成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买入黄金以及近期黄金价格创下新高的主要推手。由于贵金属本身无法产生收益,往往还伴随着保管和保险费用,因此利率越低意味着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越小。

在6月的会议中,美联储保持了利率稳定,但也强调了其以数据为驱动的政策决策方法,并且表示它认为降息的可能性正在增强。这一表态就足以让市场预期产生动摇,现在多数评论者已经预期美联储会在 2019 年降息,如果言中,这将成为十多年来的首次降息。

降息还可能会削弱美元的贸易加权价值,这会进一步抬高黄金价格,从历史上来说两者存在着负相关关系。对黄金的价格敏感型需求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美国境外,因此美元走弱意味着境外买家以同样的本国货币可以购买更多黄金,增加了黄金价格的上行压力。从我们的观点来看,近期黄金价格的攀升与美元走势疲软之间存在着确凿的关联。

催化因素 2:地缘政治局势紧张

另一大原因是为了对冲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上升带来的潜在风险。黄金不与任何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系挂钩,因此在当下的局势中尤为具有吸引力。

美国与受到严厉制裁的伊朗之间的冲突,以及中美贸易磋商进度搁浅,这两大隐忧是支持今年夏季黄金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英国脱欧引发的政局动荡则是助长黄金投资的另一大催化剂。类似地,美国 2020 年总统大选前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成为明年黄金价格继续上涨的助推器。

催化因素 3: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

黄金是被众多投资者称为“避险天堂”的资产,随着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担忧日益加剧,其需求必然上升。今年 4 月 9 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将其对 2019 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调低至 2009 年全球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的最低点。[1] IMF 在 7月发布的季度更新版《世界经济展望》中表示,贸易局势紧张可能会进一步导致全球经济停滞不前。IMF 还将 4 月发布的今年与明年的全球经济预测数据下调了 0.1 个百分点,预期 2019 年全球经济增长仅有 3.2%,2020 年则为 3.5%。[2]

随着 2011 年中以来股票市场整体企稳回升,黄金和金矿企业一度失宠。但在我们的观点看来,经济展望不确定性的上升可能又会将市场焦点拉回这一领域。在经济增长放缓对其他企业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时,黄金价格的攀升让金矿企业的前景一片向好。

催化因素 4:央行囤积黄金

在过去的几年中,央行开始越来越积极地买入黄金。世界黄金协会 (WGC) 的数据显示,2019 年首季度央行黄金净买入量达到了 145.5 公吨,创下了自 2013年以来最高的一季度净买入水平。这一强劲的买入势头自去年74%的涨幅延续至今,去年累计买入量达 651 公吨,这是自 1971年美国停止美元和黄金自由兑换以来的年度最高值。

4 月和 5 月间,央行又购入合计 92.9 公吨黄金,延续了先前的黄金囤积势头。[3]7 月初,波兰国家银行宣布在 2019 年上半年购买了 100 公吨黄金,这一数据还没有统计在之前的 WGC 数据中。即使 6 月的数据尚不完整,2019 年上半年的黄金买入量也已经遥遥领先于 2018 年的强劲水平。远期需求同样潜力无限。7 月中旬 WGC 的调查显示,全球大多数央行预计会在今年剩下的时间中继续增加全球黄金储备。[4]

投资展望

从需求来源的角度来说,黄金的购买需求将继续产生于珠宝、高端电子产品零件、投资避风港避险天堂资产或分散投资组合。在近期的价格突破之前,黄金已经横盘整理了五年时间,成交价介于每盎司 (oz) 1050 美元至 1370 美元之间,平均价格约为 1250 美元/盎司。在这种环境下,众多的金矿企业努力创造足够现金流,以维持业务。

我们认为,近期的黄金价格回升为金矿企业展示自身在略有回暖的黄金市场中能产生多少现金流提供了一次良机。黄金开采的经营成本相对固定,尤其是在我们目前所面对的低通胀环境中。因此,只要黄金价格在三季度余下的时间内能够维持在 1400 美元/盎司以上,金矿企业在 9 月和 10 月发布的财务报告中就能体现出充足的自由现金流。

也就是说,如果黄金价格走弱,那么大多数金矿企业就应当保持专注于改善其运营成本结构、债务偿还和资产合理化。我们认为这些提高效率的措施应该会有助于提升未来业绩。根据我们的分析,企业管理团队正越来越多地注重将由黄金价格上涨产生的边际利润转化为自由现金流,并再投资于具有潜在高回报的项目,或通过分红回馈股东。

Copyright © [2019]。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资料来源:彭博资讯,“IMF 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调低至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2019 年 4 月 9 日。

[2] 资料来源:彭博资讯,“IMF 警告贸易战风险上升正在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压”,2019 年 7 月 17 日。

[3] 资料来源:世界黄金协会,“2019 年中央银行黄金储备调查”,2019 年 7 月 18 日。

[4] 出处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