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北美视角:加拿大牛市的十年

尽管许多投资者非常关注美国经济扩张的持续时间,但也有其他国家/地区经历了类似长期或更长期的经济扩张。美国北部的邻国加拿大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董事总经理 Purav Jhaveri 以及驻加拿大的投资组合经理 Garey Aitken 和 Tim Caulfield 剖析了加拿大市场的动态,强调我们脚踏实地、积极主动的全球投资策略。他们发现,在某些经济领域,加拿大可能成为其他国家/地区的榜样。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我们遍及全球之业务的这一优势,让我们长于在更广泛的背景下考虑当地动态。我们对世界各地不同市场的丰富经验令我们能够发现新趋势,识别未来潜在的挑战和机遇,并建立有望能够引导我们做出更明智决定的联系。

以全球视野分析当地动态,并从当地角度解读全球动态,可以帮助我们从庞大的信息量中得出与众不同的卓越结论,并引导我们发现潜在的机会。

在接下来几个月里,我们的股票分析师团队将针对我们认为特别值得关注的一些市场发表其眼光独到的专业见解。

我们首先来看加拿大股市,开启我们的全球市场分析之旅。

尽管许多全球股票投资者可能忽视了加拿大,但该国今年取得了一些颇有意义的成就。

在体育领域,加拿大球迷在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观看了多伦多猛龙队击败加利福尼亚州金州勇士队的比赛,这是猛龙队自一九九五年加入美国职业篮球联赛 (NBA) 以来首次夺得 NBA 冠军。

加拿大女足进入世界杯十六强。在生活质量方面,沿海城市温哥华得到美世 (Mercer) 认可,荣评全球第三,北美第一。[1]

再聚焦本篇评论主旨的股市,加拿大牛市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九日已满十周年,随后在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更创下历史新高。

加拿大和美国股市一瞥

虽然加拿大和美国股市目前牛市的持续时间不相上下,但各自的涨幅差异明显,美国股市的涨幅大于加拿大。更具体地说,截至二零一九年五月底,标普 500 指数的总回报率年化增长 17.1%,非年化增长 404.0%,远超标普/多伦多证券交易所 (TSX) 综合总回报指数年化10.4%的增幅(按加元计年化增长率为 10.8%),或非年化增长 174.7%(按加元计非年化增长率为 186.5%)。[2]

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充斥着低利率、经济温和扩张和全球金融市场复苏的十年期间,行业回报率普遍丰厚,但幅度差异很大。

过去十年,加拿大和美国股市的回报率差距很大,部分原因在于两国股市构成不同。美国股市信息技术和医疗保健公司相对较多,而加拿大股市能源和材料公司相对较多。

信息技术和医疗保健这两个增长型板块在标普 500 指数中都占了很大比重,是过去十年美国表现最强劲的两个板块。这两个板块在标普/TSX 综合指数中的权重要小得多,而且表现明显逊于美国,因此对加拿大股市回报的贡献相对较小。

另一方面,能源和原材料行业是过去十年表现最差的两个板块,因为是标普/TSX 综合指数中权重较大的两个价值型行业,以致大幅拖累加拿大股市回报,但它们在标普 500 指数中的权重要小得多。

从十五年和二十年等较长时期来看,加拿大和美国股市的回报率涨幅更为相似,因为在全球“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背景下,加拿大股市在前十年的表现优于美国股市,该周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加拿大的自然资源导向型增长。加拿大自然资源丰富,特别是石油,其石油储量居世界第三。加拿大还拥有多种工业金属,而且是全球第三大木材出口国。

北美贸易联系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美加经济密不可分。美国 15% 的出口产品销往加拿大,而加拿大 75% 的出口产品销往美国。所以,全球增长动态方面的贸易紧张局势和相关不确定性的影响,损害了加拿大投资者的信心。

此外,华为一名高管在温哥华被捕后,中国对加拿大实施特定贸易限制,这进一步影响了加拿大的出口活动。

不过,美国取消了此前对钢铁和铝加征的关税,令这种压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解。可能批准《美加墨贸易协定》(USMCA),取代自一九九四年起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这可能进一步全面缓解出口、情绪和投资压力。

加拿大房地产市场问题

除了贸易问题,全球能源价格走低和国内住房政策变化也促使加拿大经济放缓。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由于出口不足,导致国内生产的价格大打折扣,并使加拿大自然资源密集型经济的经济贡献大为减少。

加拿大的另一个焦点是国内房地产行业及其对经济和股市,以及包括对加拿大各大商业银行的潜在影响。在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加拿大房地产市场相对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与美国截然不同。

有人担心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可能过热,但担忧早已存在。监管框架更严格的加拿大抵押贷款市场与美国相比有实质上的不同。加拿大的监管环境完全集中在调整税收、抵押贷款资格压力测试和其他措施上,以应对债务水平上升、负担能力下降和潜在的信贷恶化。

更紧的信贷标准和更高的抵押贷款利率,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今年的房地产市场降温,其中包括温哥华和多伦多等一些泡沫最严重的城市。

加拿大的抵押贷款包括一种更为保守的产品:在加拿大,提前还款罚金很常见,抵押贷款期限一般为五年或更短,分期偿还期限一般为二十五年或更短,利息不能减税,贷款人通常拥有全部追索权,抵押贷款保险由联邦政府担保,如果贷款额与价值之比超过 80%,就必须全额购买抵押贷款保险。

我们还要提一提加拿大的商业银行,他们是全世界羡慕的对象。他们占据了加拿大股市 20% 以上的份额,从强有力的监管框架,以及地理优势和广泛的业务多样化中受益匪浅。

利率和加元

与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贸易动态相类似,两国之间的利率环境也高度相关。虽然在二零一八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利率普遍上升,但大部分涨幅被二零一九年迄今的大幅下降抵消。

今年七月,加拿大央行决定将基准利率维持在 1.75% 不变,而且没有发出任何调息信号 — 尽管由于贸易和其他不确定性,加拿大央行确实下调了今年的增长预测。

展望未来,我们相信利率走势将继续对全球股票价值产生巨大影响,加拿大也不例外。利率的变化除了影响企业的经济和整体盈利能力外,还会直接影响资本成本和估值。

利率确实对加元有影响,为了应对不断变化的经济形势,加元已从二零一八年初的 0.82 美元汇兑高点调整到二零一九年年中的 0.74 美元。加元走软对许多加拿大股票产生直接的正面影响。

更具体地说,拥有非加元收入和加元支出的公司,包括相当多国内原材料和能源生产商,可以直接受益。

货币疲软也有利于那些在美国和/或其他海外业务中最终将利润以更优惠的条件汇回/转换成加元的加拿大公司,例如加拿大商业银行和人寿保险公司。

我们的地区观点

从加拿大当地的角度来看,我们富兰克林Bissett投资管理团队总部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其主要的股票投资工作专注于运用别具一格的方法,即“GARP”或以合理价格促成增长这种自下而上的风格在加拿大股市投资。

目前,富兰克林Bissett团队认为,过去几年股市过度上涨,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投资者对特定股票势头和潜力的乐观情绪推动,而非相关业务的真实基本面和估值。

尽管无法预测加拿大股市未来五年或十年的走势,但富兰克林Bissett团队已经通过针对市场情绪强弱,以及行业领导力的不同来源和差别化经济环境而随机应变的几大市场机制,对投资组合作出了积极有效的成功管理。

我们想要强调,尽管有一些不确定性,加拿大的金融体系依然稳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布的《金融稳定性评估计划》报告,尽管家庭债务和住房市场失衡造成了一些脆弱性,但加拿大应能承受严重冲击。[3]

尽管加拿大拥有成熟、发达的市场经济和股市,但富兰克林Bissett团队认为,显著的市场低效可能会持续存在,随后而来的应是持续的投资成功。

 

Copyright © [2019]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资料来源:美世“2019 年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

[2]资料来源:彭博资讯。截至 2019 年 5 月 31 日的 10 年期间。指数未经管理,也不能直接投资于指数。指数不包括手续费、支出或销售费用。过往业绩不代表、也不保证将来的表现。

[3]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拿大金融体系稳定性评估,截至 2019 年 6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