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固定收益

美联储:交易商的选择

美联储十一年来首次下调基准短期利率,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称,这是属于旨在维持美国经济扩张的“周期中期的调整”。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表示,想令这一决定在强劲的美国经济中左右逢源,鲍威尔似乎力不从心。Sonal Desai 分享了她对七月份政策会议和潜在市场影响的专业见解。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法语 西班牙语

在美联储七月三十一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之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看起来很是不安 — 考虑到美联储步入的困境,这也许不足为奇。

他发现,很难解释刚刚宣布降息 25 个基点的合理性,更难解释未来政策举措的依据。

鲍威尔在开场发言中指出,降息的目的是 (1) 防范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增长前景带来的风险;(2) 为通货膨胀施压;以及 (3) 使劳动力市场更加火热,因为工资上涨和更多的就业机会目前正让低收入工人受益(他后来说:“在人们的记忆中,他们从未见过比现在更好的劳动力市场”)。

但他也承认,美国经济仍然强劲(“我们从未如此接近目标”),前景乐观。

做出这种良性的经济评估却降息,鲍威尔很难自圆其说。

他辩解,美国经济强劲的部分原因在于美联储自去年十二月起转向了更为温和的政策立场,这使金融环境宽松,市场信心也得以提振。这可谓聪明的辩解,但也仅限于此。

我发现他对贸易紧张风险的评估非常矛盾。鲍威尔知道,贸易紧张关系已经持续了两年多,然而,正如他所说,美国经济今年上半年与二零一八年一样强劲,而二零一八年则是近年来最好的一年。

一位记者一针见血地问道,美联储现在是否只关注有关贸易紧张局势的新闻头条,而置经济数据于不顾。鲍威尔用“贸易情况不同”之类的话寥做辩解,并反复强调,贸易不确定性已经影响了投资,很难从数据中看出影响,但美联储的商业联系人已倍感忧虑。贸易战是不吠之犬……但美联储仍然战战兢兢。

鲍威尔如此轻易地打消了人们对金融稳定的担忧,这让我有点不安。他认为,金融体系资本充足,且具有韧性,杠杆率较低,家庭财务状况良好。他认同一些资产估值过高,企业债务也高,但却表示不必为此过分担忧。考虑到十年前金融大危机的教训,在如此宽松的金融环境中,股票和固定收益市场的估值都达到创纪录水平的情况,美联储竟然如此乐观,这不得不让我深感意外。

我们对美联储下一步行动应该有什么预期?

鲍威尔说 (1) 今天的降息不一定是唯一次性的;(2) 但这可能也不是长期宽松周期的开始;(3) 美联储可能会在这个周期再次加息;(4) 但可能性不是太大。简而言之,这是交易商的选择。

他表示,美联储希望在他们视为周期中期的调整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调整到某种意义上更宽松的政策立场”,这似乎意味着将再降息一到两次。

或许会一语言中。

因为鲍威尔说,美联储依赖数据做出决策,而数据表现强劲。但当有人问及上个月令人惊喜的数据有何蕴意时,他却回答说,啊,但风险是……

难怪市场会感到困惑。就目前而言,不明朗的政策方向已令投资者在长期宽松周期的预期上更显审慎持重,而我认为这是大有帮助并且健康积极的。

在我看来,我想重申,如果这是一次“保险性降息”,则市场需要认识到,这个周期可能比下一个周期更早逆转。毕竟,这是交易商的选择。

 

Copyright © [2019]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