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考虑股息增长型企业的三大原因
股票

考虑股息增长型企业的三大原因

“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的策略是投资于股息不断上升的企业,或者已证实拥有显著可持续增长股息的企业。”- Nick Getaz 和 Matt Quinlan,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即使收益率为负,欧洲固定收益产品仍有价值
固定收入

即使收益率为负,欧洲固定收益产品仍有价值

“我们认为,由于预计欧洲央行将在九月降息,加之正向凸起的收益率曲线,即使收益率为负,欧洲债券在全球仍有吸引力。” - John Beck,富兰克林邓普顿伦敦固定收益总监

美国市场波动与忐忑无眠的夏夜
股票

美国市场波动与忐忑无眠的夏夜

“我们认为,对美国和全球经济而言,最大的增长推动力都是广泛地发生在个人、企业和政府等各层面的数字化转型。” – Grant Bowers,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美国收益率曲线风波
固定收益

美国收益率曲线风波

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成为近期财经新闻广泛关注的焦点,认为这是经济低迷的先兆。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表示,这些结论受到了误导。

医疗板块创新及洞见
股票

医疗板块创新及洞见

生物制药行业有潜力在新的治疗药物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从而挽救生命。在我们最新一期“市场漫谈”播客中,我们的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与分析师 Steven Kornfeld、Krysztof Musialik 就医疗行业的创新——尤其是在生物制药领域——展开讨论。他们指出,在某些领域,新兴市场实际上正在引领潮流。

贸易摩擦发酵:我们该何去何从?
多資產

贸易摩擦发酵:我们该何去何从?

美中贸易摩擦继续发酵,同时近期各国央行的举动带来的问题多过答案,导致市场波动持续上升。许多投资者为此焦虑不止。全球经济将何去何从?投资者又应该如何看待如今的风险?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首席投资官Ed Perks和多元资产研究策略主管Gene Podkaminer介绍其团队有关这些问题的最新观点。他们认为,鉴于不确定性挥之不去,因而需要保持谨慎,灵活管理资产。

漂浮不定:货币政策已经脱锚?
固定收益

漂浮不定:货币政策已经脱锚?

鉴于美联储最近的降息,我们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Sonal Desai分析了美国央行的想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以及是否存在利率太接近零的风险。 她认为通缩风险被过度夸大,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导致金融市场的扭曲加剧。

影响力投资的实践:社会基础设施建设
另类投资

影响力投资的实践:社会基础设施建设

为了理解如何将影响力管理付诸实践,富兰克林实质资产顾问团队与咨询企业 Tideline 一道,以房地产板块为例,考量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具体需求。本文是三篇系列文章的第三篇,解释为何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适合大多数影响力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