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变化产生的影响通常难以单独衡量。但我们认为,整体税改结合其他财政刺激措施(例如基建开支及国外利润汇回国内)将发挥极大作用,可以有效地(至少在短期内)推动及加速未来几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最可能为美国税改欢呼的行业
2017年02月01日

美国第45届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一月二十日就职后,金融市场似乎对美国新的商业友好型政策寄予厚望。虽然,特朗普的竞选承诺是否会落实到政策变化仍有待观察,但谈到潜在的税改和财政开支计划,部分股票行业必然有望比其他行业受益更多。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团队的首席投资官Ed ...
"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墨西哥移民的尖锐批评,均预示美国将拉丁美洲拒之门外的倾向。这将对美国经济不利,尤其讽刺的是,拉丁美洲主要经济体正朝着相反方向发展,淡化民粹主义经济政策,推崇自由市场经济和亲商改革。"

拉丁美洲:民粹主义的兴衰
2017年01月25日

在最新一期的《全球宏观动向 》(Global Macro Shifts)中,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探讨了拉丁美洲失败的民粹主义尝试及其作为发达国家的重要借鉴。在此,麦可•哈森斯塔布(Michael Hasenstab)分享了其团队关于这一主题完整论文 的精要。 麦可•哈森斯塔布博士 ...
"“推动金价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不确定性。虽然所有的大选都会带来改变,但鉴于美国今年的大选结果及随后的市场反应,欧洲及其他地区即将开始的大选似乎有可能比大多数选举更加动荡。”"

为什么黄金牛市有可能会继续
2016年11月30日

今年头七个月以来,在新的金融风险及地缘政治发展的支持下,金价在多年低迷后有所回升。尽管唐纳德·特朗普意外胜选美国总统导致金价近期回跌,但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副总裁兼基金经理Steve ...
"过去几十年来,在印度可从事的工作类型发生了转变,即从低收入的农业工作到薪酬更高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工作。随着可支配收入的增加,我们相信消费需求将推动企业盈利以及印度经济的增长。"

印度的未来不仅仅是经济增长
2016年11月22日

印度自诩拥有超过5,000只不同类型的股票,涵盖各行各业,让印度股市成为投资者的聚集地,在可供投资的公司数量上甚至超过美国。尽管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的前景威胁着新兴市场,让其面临短期波动,但亚洲股票团队董事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Sukumar ...
"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后,许多投资者或会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在本文中,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团队首席投资总监 Ed Perks以及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总监Christopher Molumphy分享了他们的初步观点。他们一致认同:未来市场会继续波动。"

美国大选:选民选择了改变
2016年11月09日

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后,许多投资者或会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在本文中,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团队首席投资总监 Ed Perks以及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总监Christopher Molumphy分享了他们的初步观点。他们一致认同:未来市场会继续波动。 Ed Perks, ...
"邓普顿环球宏观首席投资总监Michael Hasenstab博士在团队交易平台的视频中,针对市场对美国大选结果的反应作出评论。他的评论已被编辑成以下文章,文中特别强调大选结果对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比索的估值、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和美国国债收益率造成的潜在影响。"

美国大选:宣言与现实的对照

邓普顿环球宏观首席投资总监Michael Hasenstab博士在团队交易平台的视频中,针对市场对美国大选结果的反应作出评论。他的评论已被编辑成以下文章,文中特别强调大选结果对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比索的估值、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和美国国债收益率造成的潜在影响。 Michael ...
"“随着超连通型消费者趋同,而且越来越多尖端技术和软件可让企业提供10年前看似还不可能的服务,我们相信互联网时代很多未实现的梦想最终都会实现。”"

智能手机和软件是实现“互联网梦”的关键
2016年10月20日

互联网在大约20年前突然面世时,某些技术专家扬言网络将会迅速渗透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这花费了将近二十年,但富兰克林股票团队副总裁兼研究分析师Jonathan Curtis表示,互联网时代许下的很多诺言最终都会实现。Jonathan ...
"房地产行业提升到为顶尖指数使用的GICS行业中,这表明投资者长期以来接受流动性房地产为一项资产类别,同时也发现了该行业具吸引力的特征。"

房地产行业开辟新天地
2016年08月29日

很多投资者对商业房地产市场的兴趣已转移到流动房地产,尤其是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或投资于REITs的基金,可在不涉及直接房地产所有权问题的情况下将房地产增加到其投资组合中。富兰克林实质资产顾问全球房地产及基建证券总监Wilson ...
"自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似乎大多数国家并未真正戳破其债务泡沫,而事实上,很多国家甚至是加重了自身的负担。"

见微以知市场:去杠杆化在哪里?
2016年08月02日

之前发表的“见微以知*市场”(Thin Slicing* the Markets)中讨论其称之为“巨墙”的美国债务后,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管理方案的高级副总裁兼基金经理Matthias Hoppe在本文中分析了其认为的全球其他地区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对去杠杆化缺乏进展所造成的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