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Card image cap
公平

默克尔连任后,欧洲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德国另类选择党获得的支持度确实反映出:对德国发展方向不甚满意的民众投出了抗议性的一票。当默克尔回顾她的胜选,这可能会对她的做法产生影响。”— David Zahn,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

Card image cap
遠景

是时候调整预期了吗?

今夏,尽管仍有许多不确定性,全球市场还是相对平静。全球范围内仍存在地缘政治风险,某些区域的货币政策还可能出现隐约的变动。对于许多投资者而言,关键的问题是今秋是继续保持今夏的低迷态势,抑或是更加动荡。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团队总监/首席投资官分享对市场的见解,探讨未来的机遇和风险何在。

Card image cap
公平

印度的改革势头强劲

“作为固定收益投资者,我们认为印度正处于让人瞩目的时期,其拥有财政上保守的政府、增长放缓但极具弹性的经济,以及能够压制通胀并维持适当利率的央行。”Michael Hasenstab,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亚洲金融危机如何让新兴市场脱胎换骨

邓普顿全球宏观首席投资官Michael Hasenstab探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二十年里,当地决策者的应对措施如何影响新兴市场,并解释为什么如今一些最不被看好的本地货币市场却存在一些最令人兴奋的机会。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特蕾莎・梅惨败,形势即将变得更加动荡

观察家预期选举可能出现意外真的发生了,英国投票者给首相特蕾莎・梅沉重一击,剥夺了她在议会中的微弱绝对多数。在金融市场即将变得更加动荡之际,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欧洲固定收益总监David Zahn就当前的形势分享他的一些观点。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为什么我们期待回归常态?

因为世界即将要采取一系列激进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或者因为未来欧盟有可能会解体,所以投资者应局限于无风险资产,这种论点对我来说似乎似是而非。

Card image cap
公平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但他能实现竞选承诺吗?

欧洲市场已基本上消化了埃曼努尔•马克龙的胜选,而且选民也确实让预期成真。我们有效的假设是欧元区将团结一致,而且马克龙坚定的亲欧态度应有助于支持该假设。— Dylan Ball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从投资者角度分析法国总统大选

尽管极右派、反移民及反欧盟党未能在近期荷兰大选中取得显著胜利,但在欧洲即将进行的大选中,我们不能完全忽视民粹主义的影响。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荷兰大选结果是否标志着欧洲民粹主义浪潮的终结?

对于大部分观察家而言,苏格兰政府提出第二次独立公投并不让人意外,但对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而言,这个时机简直不能更尴尬了。

Card image cap
公平

拉丁美洲:民粹主义的兴衰

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墨西哥移民的尖锐批评,均预示美国将拉丁美洲拒之门外的倾向。这将对美国经济不利,尤其讽刺的是,拉丁美洲主要经济体正朝着相反方向发展,淡化民粹主义经济政策,推崇自由市场经济和亲商改革。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美国大选:宣言与现实的对照

邓普顿环球宏观首席投资总监Michael Hasenstab博士在团队交易平台的视频中,针对市场对美国大选结果的反应作出评论。他的评论已被编辑成以下文章,文中特别强调大选结果对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比索的估值、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和美国国债收益率造成的潜在影响。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从全球宏观角度看待英国脱欧的影响

我们要将英国脱欧公投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其有可能对英国、欧洲和全球经济造成的长远影响;第二部分是较暂时性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