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放缓并不意味着停止增长。富兰克林邓普顿发表对美国利率、通胀和中国经济的看法
固定收入

放缓并不意味着停止增长。富兰克林邓普顿发表对美国利率、通胀和中国经济的看法

在 一月的政策会议上,美联储 决定维持利率不变,但市场似乎认为美联储可能会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按兵不动。美国政府停摆时间延长,加剧了投资者对经济可能出现拐点的担忧,但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解释了美联储今年根本不会加息的说法是“误导性”观念的原因。

全球不确定性凸显海合会债券机遇
固定收入

全球不确定性凸显海合会债券机遇

“海合会的债券获益于该地区稳定的经济环境,但我们认为,一月三十一日起海合会被纳入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应是本地债券最重大的事件。” - Dino Kronfol,富兰克林邓普顿环球伊斯兰债券和中东北非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硬脱欧或会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
固定收入

硬脱欧或会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

“两年半前,脱欧谈判的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硬脱欧似乎是最糟糕的结果。时至今日,市场可能觉得,结束不确定性和接受短期的痛苦,是更可取的选择。”David Zahn,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美联储温和加息
固定收入

美联储温和加息

美联储今年已经第四次加息,但随着批评人士开始质疑中央银行的行动,它会在二零一九年采取暂停紧缩的措施吗?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的 Michael Materasso 对此发表专业见解。

环球宏观视角:民粹主义、贸易和新兴市场波动性
固定收入

环球宏观视角:民粹主义、贸易和新兴市场波动性

邓普顿环球宏观投资团队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 博士和副总裁兼研究副总监 Calvin Ho 博士讨论新兴市场的动荡、对贸易政策的持续担忧以及发达国家的不同增长趋势。

关注美国及新兴市场基本面表现
固定收入

关注美国及新兴市场基本面表现

“如果您的投资期只有三个月,那么投资新兴市场则非常困难。如果您有几年的时间,您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恐慌性的抛售,其本质上并非基本面的问题。” - Michael Hasenstab

美联储全速前进
固定收入

美联储全速前进

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Chris Molumphy 就美国经济整体积极的大背景下美联储的“正常化”道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随着公众对环境的态度转变,投资方式也应有所转变
固定收入

随着公众对环境的态度转变,投资方式也应有所转变

“在参加今年于旧金山举行的责任投资原则会议(PRI)后,我们获得了明确的信息:投资者和投资经理必须积极应对公众对环境的态度改变。” - David Zahn

追求更优信贷品质,实现更佳持久性
固定收入

追求更优信贷品质,实现更佳持久性

部分投资级债券的风险比其评级所暗含的风险更高,而高收益债券则显现一些积极的推动因素。同时,许多银行贷款协议现在利好借方而非贷方。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的 Glenn Voyles、Marc Kremer、Matt Fey、Brian French 和 Reema Agarwal 就信贷领域的这些现状发表专业见解。

全球投资展望:全球经济增长能再走多远?
遠景

全球投资展望:全球经济增长能再走多远?

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Chris Molumphy 和我们的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探讨了全球同步增长持续的可能性,专业诠释了对贸易战的顾虑为何可能忧之过甚,并分析了今后投资者可能面临更具异质性或多样性机会之原因。

今夏您可能忽略的欧洲三大时事动态——还有您不容错过的精彩
固定收入

今夏您可能忽略的欧洲三大时事动态——还有您不容错过的精彩

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分享欧洲核心债券收益率为何异常走低,并深入浅出地分析日本“隐形缩减”的影响、欧洲核心出现领导力真空的时局,以及缺乏进展的英国脱欧谈判为何值得所有欧盟成员国担心之原由。

伊斯兰债券融入金融主流的旅程
固定收入

伊斯兰债券融入金融主流的旅程

“我们认为,全球伊斯兰债券是一种被误解的资产类别。人们对伊斯兰债券通常的误解包括这种假设:伊斯兰债券容易受到与油价波动有关的头条风险的影响,或者仅仅集中在几个地区。”——富兰克林邓普顿环球伊斯兰债券及中东北非固定收益策略团队首席投资官 Dino Kronf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