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伊斯兰债券融入金融主流的旅程

“我们认为,全球伊斯兰债券是一种被误解的资产类别。人们对伊斯兰债券通常的误解包括这种假设:伊斯兰债券容易受到与油价波动有关的头条风险的影响,或者仅仅集中在几个地区。”——富兰克林邓普顿环球伊斯兰债券及中东北非固定收益策略团队首席投资官 Dino Kronfol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奥夫拉多尔如何避免民粹主义命运

“虽然墨西哥新总统奥夫拉多尔 (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 已表现出一些民粹主义冲动,比如增加养老金福利或广泛发放奖学金,但其团队似乎也已意识到,如若政府破坏投资者对本国金融市场的信心,其注定难逃一劫。” - Michael Hasenstab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固定收益交易所交易基金:为投资者民主化价格发现

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演变,特别是在固定收益领域,为零售投资者提供与机构投资者相同的价格发现/透明度的市场准入权限。—— 欧洲、中东和非洲交易所交易基金资本市场主管 Jason Xavier

Card image cap
股票

可转换债券:一种多元化资产类别

“鉴于过去几年美国股市的表现,许多投资者都会担忧其股票估值与持仓问题。此时,部分投资者可能会选择持有一定的可转换债券。” – Alan Muschott,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Michael Hasenstab:富兰克林邓普顿全球市场弹性指数更新

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提出了一个引人关注的观点:在新兴市场寻找诱人的机会,关键在于甄别更具弹性的国家/地区。今天,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 更新了团队专有的“本地市场弹性指数”,突出了阿根廷、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马来西亚和南非七个国家/地区的得分。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欧洲央行会议:方向进一步明确,但我们仍需稍安勿躁

富兰克林邓普顿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表达了他对欧洲央行会议的观点,并诠释为何他预期欧元区二零二零年之前仍然不会加息。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美联储六月再度加息

美联储在其六月的政策会议上延续其紧缩策略,年内二度提升基准利率,这也是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后的第七次加息。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Chris Molumphy 在会后为我们简要分析了美国货币政策的形势。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谨慎的欧洲固定收益投资者可能牺牲了收益率

我们的“2018年固定收益投资者态度、疑虑和行动”调查显示,欧洲固定收益投资者对全球金融危机仍心有余悸。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的David Zahn探讨了为什么他认为现在是时候放下市场波动的担忧了。

Card image cap
多資產

市场紧张局势升级会否影响全球增长

二零一八年第一季度初期市场如同小羊般温顺,后期又演变成一头雄狮,打破长久以来的平静。通胀忧虑、贸易紧张局势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等事件都为市场波动推波助澜,使得许多投资者陷入思考,这些事件会否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并终结美国市场九年牛市?富兰克林邓普顿三位资深投资总监——Stephen Dover、Christopher Molumphy和Ed Perks 分享了他们的见解。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环球宏观投资中的环境、社会及治理因素

邓普顿环球宏观团队首席投资官Michael Hasenstab表示,“强大的治理制度、社会凝聚力和可持续的环境政策应支持经济增长并提高收入水平。同时,当国家变得越来越富裕,他们可以更多地投资于基建设施,和优先考虑环境可持续性。随着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层日益扩大,他们也需要更完善的社会及政治制度。”

Card image cap
固定收入

被低估的事态发展:英国脱欧将如何改变欧盟的权力平衡

“英国脱欧可能会开始揭露欧盟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的态度差异。而且,这可能会改变欧洲议会的权力平衡。”David Zahn,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Card image cap
公平

默克尔连任后,欧洲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德国另类选择党获得的支持度确实反映出:对德国发展方向不甚满意的民众投出了抗议性的一票。当默克尔回顾她的胜选,这可能会对她的做法产生影响。”— David Zahn,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