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绝非固定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在动荡的市场环境下,我们很容易就会认为零风险的投资确实存在,而政府债券就是躲避风险的港湾。毕竟,政府是不会破产的,不是吗?但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国际债券部高级副总裁兼联席总监John Beck先生却认为,根本就没有安全的避风港。且看下文John Beck先生为什么选择面对事实,而不是沉迷于让人舒服的假象。

John Beck
John Beck

John Beck

高级副总裁、联席总监,国际债券部

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

从本质上来看,债券经理是多疑的一群人。我们总

是在寻找可能会破坏我们策略的因素。我们的业务是提供固定收益的投资,但我们知道,这些投资的相关资产价值是绝非固定的。

在这个推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时代,我们知道资本已不再神圣不可侵犯,但历史表明它也从来没有神圣过。贬值和违约的例子比比皆是,从中世纪国王削剪自己的钱币,到最近各国总理和总统出于政治上的权益之计让本国货币脱离金本位制。历史上,许多国家曾为了战争等原因发行了大量债券,而后却纷纷以债务违约告终,尽管英美两个主要国家不在其列。

游戏规则

用黄金来支持货币的原因是想使其价值固定化。黄金被广泛视为最安全的货币形式,是一种不会被贬低且银行家和政客无法大量印刷的价值储存工具。萧伯纳有句名言:“作为一个投票人,你必须在信任黄金的天然稳定性和信任(英国)政府官员的稳重和睿智之间作出选择。但如果是这一群政府官员,我还是建议你,只要资本主义体系存在,那就选择相信黄金吧。”

英格兰银行成立于1694年,起初是一家为皇家海军的重建融资而成立的私营公司,作为回报,英格兰银行被授予印制钞票的专有权。不久,为了有效调节流通货币的供应量,英国将英镑币值固定在若干重量的黄金,后来被称为金本位制。这一举措在1844年英国将其货币发行与黄金储备挂钩后成为正式的规条。

然而,当政府对预算失去控制时,价值固定的货币就可能成为一个问题。面对这样的问题,政治家们的答案有时是改变游戏规则,甚至拒绝偿还债务。美国的美元纸币的引入,就是为了控制在美国南北战争中对抗盟军带来的毁灭性代价。美元纸币不是靠黄金支持,而是仰仗美国政府的信用度。不可避免的是,美元的价值随着军队在战场上的形势变化而上下波动。

不论有无法定货币,黄金仍然具有保值功能。在20世纪30年代,面对日益加剧的财政困难,投资者转向黄金,作为一种保护他们财富的方法。有鉴于此,1933年4月,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发布6102号行政命令,禁止“在美国大陆囤积金币、金条或金券”。 所有的黄金(价值超过100美元的部分)均须以每盎司20.67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政府;转让完成后,美元与黄金挂钩跌至35美元,这相当于贬值75%,政府以牺牲守法公民的利益为代价获得了巨额利润。四个月后,6102号令被废除。

违约或贬值?

有一种言论曾经盛极一时:国家不会违约,顶多只是货币贬值而已。德国因其财政谨慎的美名而受益良多,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德国在欧元区占有重要地位。但凡事不可以看表面,德国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违约。英国也是如此,以从未违约而闻名于世,但其在1931年脱离金本位制后导致英镑急速贬值,造成的影响不亚于违约。美国总统尼克松在1971年让美元脱离金本位制,以应对越南战争等因素造成的巨大的政治和财政压力。这就是总统们如何逃避他们的债务。

作为债券经理,我们不得不多疑。政府可以完全合法地讨论延期支付的方案,重新安排支付条款,或者甚至如我们所看到过的,合法征收资产。尽管如此,许多投资者仍相信零风险投资是存在的。这显然是懒惰的思维方式。要知道,甚至连号称超级安全的通胀挂钩债券都无法摆脱通货膨胀的影响,其实际价值和面值必然都会随着时间而受到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不持有英国国债,其他的‘无风险’资产我也甚少持有,比如那些由德国,日本,甚至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债券。英国财政部最近发行的60年期债券,票面利率0.125%,到期日是2068年。有个笑话说,这种债券的利率需要用显微镜来看,但到期日却要用望远镜来看。但是,说真的,这真不是一项让我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回报前景的投资。

 

欲以邮箱收取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的更多评述,请订阅Beyond Bulls & Bears博客。

有关及时投资新闻,请关注我们:Twitter @FTI_GlobalLinkedIn

有哪些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的价值可升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投入的全部资金。债券价格一般与利率的走势相反。利率上升时,债券价格下跌,反之亦然。欧盟现时的政治不明朗及其会员资格均可能加剧市场波动性。欧盟部分国家(包括希腊、意大利及西班牙)的金融不稳定,以及存在波及其他较稳定国家的风险,这些均可能增加投资欧洲企业的经济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