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1999年科技股泡沫重演,或是情况有所不同?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意大利语

科技行业股票在2013年俨然成为了投资者的新宠,将以科技股为主要权重股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推到了1999年以来的的新高,不由得让人联想和比较起1999年那次的“科技股热潮”以及之后泡沫的破灭。我们会在2014年看到科技股泡沫破灭的再一次重演吗?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副总裁兼基金经理John P. Scandalios先生却不这么认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那一波投资者追逐所有科技股的热潮,其实更多是构建于美好的承诺而非实际的结果之上的。他指出,一般来说,今天的科技企业所贩售的就不仅仅是希望了;根据他的团队的研究发现,当下的科技企业主要通过收入和盈利的增长来兑现给股民的承诺。Scandalios指出,某些科技企业中的佼佼者已经是强大的变革和创新的推动者,而不仅是泡沫的始作俑者。即便如此,他仍特别强调选择科技股时择优劣汰的重要性,他只选择他认为有潜力历经时间考验的优秀企业。

J.P. Scandalios

John P. Scandalios

副总裁及基金经理

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科技行业目前正在经历着一系列历时较长的变革与创新的浪潮。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认为,在我供职于富兰克林邓普顿的过去十七年中,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考虑投资科技行业更有趣。

临近新年,后市在我们看来基本上是正面向好的。我对全球经济的稳定性抱持乐观的态度,美国国内的经济数据也似乎逐步改善,虽然它远远没有达到强健的程度。

在这种大环境下,如果利率继续保持低位,我们预期环境将继续利好那些处于有利位置的科技企业,可为其进一步带来收入和盈利增长。尤其是科技企业明年的总收入和利润的预估总的来说都比较合理并切实可行,这对科技股后市是个好兆头,特别是考虑到科技行业许多股票的估值,即便到这个时候看起来仍然具有吸引力。

一些投资者和评论员有这样的疑虑,认为科技产业可能正在形成泡沫。作为一名分析师和基金经理,我也曾经历过之前的一些行业泡沫,我认为自1999年以来,市场的基本面和投资者行为等某些层面似乎已经更为成熟了。

诚如大家所熟知,科技行业中的某些领域和个股的估值及增长预期日益被高估,我们正认真评估我们的预估和预期,以便对这些特定的股票或股票组合做出恰当的决策。如果我们根据2014年的盈利预期,对标准普尔500指数按行业进行解构分析就会发现,其实从远期市盈率角度出发,信息技术类股票仍然是最低廉的[1]。而且,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将大量的现金以股息的形式返还给股东。在我看来,这不仅反映了它们强大的商业模式,还反映出这些企业的管理层和董事会更为股东着想。

我们认为2014年初环球市场面临的主要风险将主要与美国政府的财政决策和非正常行为有关,在我们看来这些将可能阻碍当下美国乃至世界经济的逐步复苏。自2013年10月美国政府暂时关闭事件过后,有关国家安全局和隐私问题的不满声音目前充斥在我们的耳边。这些外部因素的存在可能会为股票市场带来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和负面的影响。

值得关注的科技行业发展趋势:安全,医疗科技和其他

众多的因素让我们目前对科技行业持正面乐观的态度。科技领域的创新方兴未艾,遍及众多的产业和企业。其中一个主要的长期趋势就是软件行业中SAS(或称“软件即服务”)的采用。另一个趋势是电子商务的持续蓬勃发展,日渐向移动化、地方化和个人化的功能转变。此外,第三个趋势就是公共云和私有云服务的采用了,这对许多公司有着巨大的影响。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员工使用移动设备接入或云数据来实现移动办公,当然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网络攻击,使得网络安全服务的需求急剧增加。全球的无线运营商正在开始部署LTE或4G网络以进行高速数据通信的传输,这对部分移动电话和无线基础设施相关企业是个不错的预兆。当然最后不得不提的另一个强大的长期发展趋势是NAND闪存固态硬盘取得了长足发展,无论在客户端还是在企业用户端都从硬盘驱动器上争得较大的份额。

在一些非传统的新兴科技领域,我们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发展趋势,包括医疗技术领域中的基因序列和连续血糖监测仪,以及诸如三维打印和LED灯泡等的发展。此外,还有围绕“物联网”进行的一场大讨论,物联网指的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信息载体,让所有能够被独立寻址的物理对象以及它们的虚拟组件实现互联互通的网络。简单来说,物联网实现了在没有人际间交流情况下的信息的自动传输。目前,医生已经在通过由病患吞服的药丸状微型摄像机拍摄出来的成千上万的图像,以找寻人体消化道中可能的疾病源头。

选股和风险管理的重要性

即使在一个利好环境下,股票的选择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风险管理同样如此。我们的投资策略是以增长为导向的模式,采用的是密集的、自下而上的基本面调研方法,以发掘那些我们认为管理良好、增长前景乐观、市场地位稳固,以及拥有高利润率或利润率处于上升期和具备良好资本投资回报的企业。

我们的选股过程,或漏斗选股的流程,是从我们的分析师在各个科技产业中发现重点持续增长点后就已经开始。然后,我们就必须发掘出具体是哪家公司或哪些公司我们认为处于最有利位置、最能够驱动这一持续增长点或能从中获利。我们会耐心等待不可避免的市场波动,这可以为我们提供在更具吸引力的估值水平购入股票的良好时机,相较之下,其他投资者可能更关注短期的利益。

我们的风险管理流程是基于分析师的审慎分析研究的基础之上的,即使仅仅是推荐一只特定的股票情况也是如此,第二阶段的分析主要集中在针对个股的增长,质量和估值的评估。我们认为,所有的这些努力为我们竖起了一个很高的屏障,帮助我们避免了许多陷阱。这也意味着我们清楚地认识到为什么购进手上的每一只股票,以及它们各自的目标价位。如果我们发现一只股票的运行大幅偏离了我们的预测,我们会迅速做出反应。我们也认为拥有高素养的分析师也是我们的一大优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在富兰克林邓普顿以及相关行业有相当长的从业经历,经验相当丰富。

我们相信部分处于有利位置的科技企业仍然保持良好的基本面,有着诱人的长期增长前景。同时,我们认为科技行业内的并购活动依然活跃。所有这些条件都促使我们对科技行业的长远前景保持正面积极的态度。

 

欲以邮箱收取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的更多评述,请订阅Beyond Bulls & Bears博客。

 有关及时投资新闻,请关注我们:Twitter @FTI_GlobalLinkedIn

 有哪些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的价值可升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投入的全部资金。由于影响个别公司的因素(尤其是行业、领域或整体市场情况),股票价格有时可能会非常波动。由于产品更新速度较快及行业快速发展,科技行业历来较为波动。科技公司一般较小型及/或较新、较不成熟。小型公司对经济状况变化非常敏感,及相对于发展稳健的大型公司,其未来前景较不明朗。

 


[1] 资料来源:彭博,截至2013年12月。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