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欧洲债券的吸引力增强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波兰语

欧元区经济复苏步伐一直非常缓慢,以至于很多人在询问量化宽松(QE)政策是否势在必行,以支持经济复苏和防止通货紧缩。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欧洲固定收益和基金经理负责人David Zahn先生认为,最近欧洲中央银行(ECB)在欧洲金融市场的干预措施已经可以视为量化宽松政策了。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欧洲央行所公布的广泛的经济举措不仅将支持欧洲经济的复苏,还为欧洲的固定收益投资带来非常有利的经济环境。其理据如下。

 

David Zahn
David Zahn

David Zahn,特许金融分析师®,金融风险管理师

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欧洲固定收益负责人,高级副总裁及基金经理

 

尽管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速度缓慢,但至少还有一些增长。我们对该地区固定收益投资的前景非常乐观,也许比世界上许多其他地区的前景更为乐观。

 

我对欧洲央行在六月推出的一揽子措施感到非常鼓舞。我同样感到鼓舞的,还有中央银行可能将会采取的鼓励银行向最需要资金的地方放贷的举措。

 

最近市场有很多讨论,关于欧洲央行是否应该步诸如美国和日本等国央行的后尘,尝试向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通过印发钞票来购买银行资产,这一过程被称为量化宽松政策(QE)。我认为欧洲央行将最终选择这种形式的量化宽松政策,时间节点可能会是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因为在我看来,央行不大可能达到其通胀率的目标了。在六月时,欧洲央行将欧元区2016年的通胀预测调低至1.4%的,远低于官方通胀目标的仅于2%以下。但在我看来即便要实现这一目标,银行采用的也是乐观的假设。

 

与此同时,我认为欧洲央行通过2010–2012年的债券市场计划(SMP)开展的所谓“消毒”行动,其实除了名称不同,其与量化宽松政策无异。我也认为,连同六月实施的其他增强流动性的政策措施,这一举措可能将对欧洲经济带来的重大的影响。

 

欧洲央行提升货币供应

当欧洲央行于2010年5月开始实施债券市场计划(SMP),其收购的资产包括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的政府债券。然后又从银行将购买债券所花费的钱借了回来,有效地保持了货币供应的稳定。即使最后一次SMP购买发生在2012年的2月,计划于2012年的9月就终止了,但“消毒”行动一直持续到今年六月的公告发布为止。

 

然而,就在银行确认将停止进一步的消毒式购买计划时,它只借了大约1,000亿欧元,而不是通过购买资产从而增加体系内的货币供应量,使得银行获得了额外的流动性所需要的约1,600亿欧元[1]。这其实就是量化宽松政策了,其不同点仅在于欧洲央行并非印货币来购买债券,而是在2010和2012年之间购买了债券,然后在多年以后才印钞票。

 

而不是这些资产购买实际所需要的约1,600亿欧元,这也从而增加了体系内的货币供应量,使得银行获得了额外的流动性。这其实就是量化宽松政策了,其不同点仅在于欧洲央行并非印货币来购买债券,而是在2010和2012年之间购买了债券,然后在多年以后才印钞票。

 

这一政策的要点是,欧洲央行已经表明了如有必要它就可以执行QE,这也为中央银行以后采取更为直接的政策举措打开了一扇门。我认为,这也正是为什么债券市场,特别是在欧洲外围国家,对这一政策的回应如此积极了。在欧洲央行宣布其最新举措的两天之后,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五年到十年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都下降了约50个基点[2]

 

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助力借贷

其它对欧洲经济有着实质性影响的举措包括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这一计划旨在刺激银行在未来两年,向欧洲非金融私营部门以非常低的固定利率放贷约4,000亿欧元。

 

我认为这是个好的开始,尤其从为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带来流动性这方面来看,因为这些措施鼓励了向那些最需要地方贷款的欧洲国家的借贷。同样令人鼓舞的是,欧洲央行表示,它将继续定期进行这类竞拍。因此,这也为将来继续进行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埋下了伏笔,频度可能会调增到按季进行,因此也能够继续支持到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以及银行的放贷能力。

 

对欧洲央行加速进行某些类别资产抵押证券(ABS)的直接购买计划,我尤其感到鼓舞。而在美国等其他市场,这类由汇集资产中的应收账款担保的金融证券由广泛的投资者所持有,而在欧洲,ABS在银行体系外的持有量则相对比较微不足道。所以欧洲央行直接从银行购买ABS,是增加资产负债表上流动性的另一种方式,也因此鼓励了贷款。

 

外围债券的价值

我不想低估了许多欧洲国家将要继续面对的经济改革的艰巨任务,这段历程将势必荆棘满途,尤其是当他们要面对和处理随时将发生的问题的时候。

 

然而,我认为欧洲债券中也有不错的价值所在。我们认为例如欧元区外围国家,如西班牙和意大利,继续在五到十年期的曲线部分提供了不错的价值,特别相较于欧洲的核心市场如德国和法国,因为这些市场的收益率已经有非常显著的下滑了。德国的十年期国债目前的收益率为1.18%[3],我们也在想债券的收益率接近1%时是否仍具有投资的价值,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寻找其他高收益的政府债券。

 

但总的来说,当你审视目前该地区所有市场因素的时候,包括非常低的增长,极低甚至零通胀,以及正积极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欧洲央行,我认为欧洲的固定收益资产将有潜力带来不错的表现。

 


 

[1] 资料来源:欧洲中央银行。2014年6月。

[2] 资料来源:彭博资讯,如2014年7月25日。

[3] 资料来源:彭博资讯,如2014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