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太平洋地区强国:澳大利亚和日本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波兰语

Donald HuberDon Huber

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副总裁、研究分析师、 基金经理

 

澳大利亚:平衡举措

澳大利亚的经济和市场,从某些方面来看,好像一直站在一台没有关机键的跑步机上。得益于大宗商品的繁荣和来自中国的需求,澳大利亚安然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而这个五年前的危机却让许多其它国家陷入到了经济衰退当中。在这样的环境下,澳大利亚自1991年以来每年都能达致GDP的正增长。[1]

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推动了澳大利亚的增长,而中国占到澳大利亚2012至2013年度出口总值的近30%,这一上升的趋势在过去的五年一直持续。[2]澳大利亚即便在努力地实现经济多元化,它从大宗商品价格走强的环境中还是获益良多。尽管由于中国的经济增长预期将会放缓,矿业的资本支出可能将会下降,但稳定的大宗商品需求还是为澳大利亚带来了矿业企业的大宗投资。。

该国经济的增长总的来说推动了工资的增长和通货膨胀,特别是在采矿业,这也使得澳大利亚成为一个生活和就业都比较昂贵的国家。许多澳大利亚消费者已经感受到了高物业价格带来的财富效应;澳大利亚全国住宅价格在过去的12个月里已经上涨了9.3%,而悉尼的物业价格更是上涨了13.8%。[3]这种财富效应刺激了最近的消费者支出,并带来了一波基建的热潮。

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繁荣是由该国相对较低的利率所支持的。澳大利亚央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的货币政策一直比较宽松,在我们看来,在积极正面的经济背景下,非常能契合经济管理的需求。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在五月决定将基准利率维持在2.5%不变,并表达了对就业率及自然资源行业投资支出预期将下降的忧虑。

虽然自然资源是澳大利亚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其实澳大利亚除了纯粹的大宗商品之外仍有其它潜在的机会。我们看看基准的MSCI澳大利亚200指数,75%的成分股并不与自然资源直接相关;最大的行业比重其实是金融板块(46%)[4]。话说回来,商品价格和需求其实对许多看似无关的公司有着连锁效应,当然,对政府的收入也是如此。

在这个时候,金融业在我们看来似乎状况良好,澳大利亚的银行业已经设法规避了一些困扰其他市场的问题。消费者的情况似乎也不错;储蓄率相当高,房地产市场的持续繁荣也带来了新的按揭贷款的增加。房地产价格的上涨也引发了澳大利亚房地产出现泡沫的讨论,但是到目前为止需求依然强劲。

我们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最近宣布的新的紧缩预算将试图作为一个平衡的举措,以应对经济由于商品需求放缓而面临的挑战。通过提高税收和削减社会福利等措施,保守党政府旨在减少财政赤字和降低公共债务的增长,当然,澳大利亚的这两项数据相较其他大多数发达国家而言,其实并没有到特别高的水平。

我们会留意这些情况如何发展演变,但现在来看,澳大利亚似乎能应付自如,其股票市场也反映了这一情况:

blog

日本:对安倍经济学的期望管理

在2013年的强劲增长之后,日本股市踏入2014年到目前为止令投资者感到失望。在所有的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中,日本是全球范围内以当地货币和美元计算,表现最差的股票市场之一。[5]去年,市场被“安倍经济学”引发的乐观情绪点燃(安倍经济学是市场给予首相安倍晋三雄心勃勃的振兴日本经济的计划的一种称号),安倍的举措包括通过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和一篮子涉及经济结构性改善措施的改革计划。

我们认为这几年有三件事在推动投资者的情绪转向日本。首先,最近市场出现了“风险规避”情绪,部分是由于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势席卷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日元的价格也因此上涨。坚挺的日元使得日本的出口在国际上不具备竞争力,因此投资者认为这一趋势较为负面。第二,有鉴于新近推出并于2014年4月1日生效的新的销售税加税举措,有声音指出似乎相关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还不足够。在加税措施推出的情况下,一些观察家提出是否需要更多刺激政策、日本银行又是否已经延误了时机。第三,很多在日本的人对改革的步伐感到失望。安保经济学的“第三箭”就是改革,我们认为,投资者认为目前的进程不能让人满意。显然,改革遭遇了政治和文化上的障碍,正如任何国家碰到的情况那样。如果安倍经济学想要成功带来可持续的长期增长,我们认为这“第三箭”的结构和监管改革就需要击中目标。

日本其中一项正在进行的改革,就是国家战略特区的创建,或称“tokku”。总共有六个区域都被指定为试验区,测试诸如医疗保健、新行业开发和农业等各行业领域的管制放宽的举措。正像日本其它大多数的改革那样,细节仍在商榷之中。但我们认为,这方面的努力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作为一个令人兴奋的试验区,并将改革的措施推向该国其他地区。

 

我们在审视在日本的投资时,会被几类公司吸引到。其中之一就是在线零售商;在线零售业在日本的渗透率目前仍落后于其他发达市场,但却发展迅速。所以,我们认为这种长期的转变有其潜在的好处,弥补了一些对消费者支出速度方面的忧虑。我们感兴趣另外一个领域是工业出口,其中一些企业已经具备了全球的竞争力,比如机器人和工业生产自动化等。如果安保经济学能成功将日元的币值压下来,我认为具备竞争力、并有较强商业模式的企业会最终得益,。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投资者在某些特定时候的忧虑或狂喜,他们将股票界定为一种资产类别或地区,而不是区分某个市场当中不同的个股。我们的投资策略是分析个股的公司基本面。我们的决策是基于每个股票的自身情况而做出的,无论是在日本,澳大利亚还是其他地方,也不管投资者是否蜂拥到一个特定的市场,还是远离它。




[1] 资料来源: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2014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 来源: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网站www.dfat.gov.au。

[3] 资料来源::澳大利亚统计局,住宅物业价格指数:八个省会城市, 2013年12月。Cat.no.6416.0 堪培拉。http://www.abs.gov.au/ausstats/abs@.nsf/mf/6416.0

[4] 资料来源: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摩根斯坦利公司不做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或陈述,不对任何包含MSCI数据的信息承担责任。MSCI数据严禁重新转发,或作为其他指标、或任何证券和金融产品的数据基础。本报告并非由摩根斯坦利批准,审查或制作。指数为非托管类,并不能直接投资于指数。

[5] 资料来源::日经225股票平均指数。©日经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