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美国股市的反应是理性的吗?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波兰语

当主要的市场指数达至新高时,一些投资者可能会变得有所警惕。鉴于美国股市在过去的五年一直都保有强劲的总回报率(2009–2013),对股票价格能否持续地上涨提出疑问是再自然不过的举动了。

 

基金经理Grant Bowers认为,过去几年持续驱动股市发展的因素依然保持完好,包括低通胀,健康的企业利润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他也警告说,市场的波动性可能会逐步增加,特别是因为投资者将要继续应对美国利率上升的前景。

 

Bowers_Grant_BIO-144x1501
Grant Bowers

Grant Bowers

富兰克林股票团队©副总裁兼基金经理

 

当我们退后一步看看大局的时候,我们仍然看到更多对美国股票市场利好而不是消极的因素,也保持乐观。美国经济继续持续改善,而2014年第一季度经历的严冬所带来的影响已经过去了。经济数据在关键领域表现良好,包括制造业,消费者支出和就业等,所有数据均表明美国经济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并处于经济扩张的时期。

 

在过去的几年里,市场基于健康的企业盈利增长和市盈率扩张而一直在上涨。富兰克林股票团队认为,股票市场的反应是理性的,反映了我们所看到的美国整体经济环境的改善。我们认为许多公司的基本面依然保持强劲,且估值也从2008、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的低位上升到了接近长期历史平均水平的位置。

 

尽管估值上升,我们认为许多在过去的几年中促使股市攀升的相同因素仍然保持完好。特别是,我们认为全球低通胀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再加上美国经济数据和企业利润的改善,可以支持到未来几年里市场的持续增长。然而,由于投资者必须要继续应对美联储缩减其资产购买计划,以及持续增加的地缘政治风险,因此如果股市在未来出现更多的市场波动,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这些市场波动的时期其实为我们带来了非常好的买入机会。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企业强劲的基本面将可能继续支持到目前的估值水平,股票回报率将可能由盈利增长,以及更为重要的,企业管理层的资本配置决策所驱动。许多美国公司已从全球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与2007年相比,它们变得更为精干、更强大和更具竞争力。这样的竞争力,再加上很强的成本控制,为企业带来了创纪录的利润,也将许多美国公司的现金余额推升到了创纪录的新高。

 

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公司把他们的大量现金余额用于增加股息和股票回购,在一个不确定的增长环境中,这种做法对于许多公司而言,会是一个相对安全和保守的现金使用办法。当经济复苏增强的时候,这些公司就会开始寻找战略兼并和收购(M&A)机会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地位或者进入新的增长市场。2013年,我们开始看到并购活动的回升,并继续在2014年继续加速发展,医疗保健、传媒和工业板块都出现了大的并购个案。在低利率、企业创纪录的盈利能力和健康的股票价格的整体环境下,我们相信这一趋势仍可能会继续。

 

 

投资建议

我们挖掘的是那些我们认为具有长期增长潜力的优质公司,我们关注的是多年的增长趋势。我们要确认哪些是行业里的领先企业,往往目标会是那些我们认为在其行业内排第一和第二的企业,由于增长机会延续多年,也具备最大的优势。

 

这些成长型公司往往有一些重要的我们会关注的特点:

 

  • 延续多年的增长机会
  • 具有强的竞争地位,高准入门槛和宽的“经济护城河”的公司
  • 强大的管理团队
  • 强劲的财务实力,强劲的现金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

 

我们一直在美国市场的许多领域寻找有延续多年增长机会的产业。这些领域包括传统增长行业如科技业,在这一行业,由于全球移动计算的增长为许多公司带来接触新客户的手段,也因此带来了巨大的收入机会,另外,由于云端计算的发展,虽然破坏了价值达数十亿美元的传统科技产业,但也改变了企业使用和投资科技的方式。医疗保健是另一个重要的领域。该行业由于有创纪录数量的新药物进入市场而得到了支撑,此外,也由于环球市场对这些药物强大的需求,该行业也进一步得到了提振。

 

我们也在非传统行业如能源和工业板块找到了有多年增长机会的企业。我们一直专注的其中一个大的主题就是经常被称为“美国制造业的复兴”的板块。我们认为这既是一个能源业的复兴,也是一个制造业的复兴,因为其驱动因素是美国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所发现的大规模的页岩油气。这些发现大大改变了能源景观,我们认为在未来的十年,这将对美国工业产业有着很大的影响。这一复兴也为服务能源产业的众多能源勘探和能源服务公司带来了新的增长驱动力。

 

有趣的是,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制造业的复兴将可能在许多领域有利于美国经济,从明显受益的产业如工业板块和能源行业到美国消费者,而后者能够从低通货膨胀率,以及由于高质量工种回归美国本土而引发的就业前景的改善和更多的可自由支配开支等方面广泛收益。在我们期展望未来三到五年的情况时,我们认为这一制造业复兴具有深远的影响,可以在此后多年时间里为美国经济多年带来非常正面的影响。

 

Grant Bowers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仅供参考,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欲以邮箱收取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的更多评述,请订阅Beyond Bulls & Bears博客。

 

有关及时投资新闻,请关注我们:Twitter @FTI_GlobalLinkedIn

 

有哪些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的价值可升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投入的全部资金。由于影响个别公司的因素(尤其是行业、领域或整体市场情况),股票价格有时可能会非常波动。特殊风险与外国投资有关,包括货币价格波动、经济不稳定性和政治局势发展。增长股的股价反映了对未来盈利或收入的预测,因此若公司未能实现该等预测,其股价将会大幅下调。中小型及相对较新或未成熟的公司可能对经济条件改变特别敏感,及其增长前景较大型、成熟的公司不明朗。传统来说,该等证券特别在短时间内较其他大型公司的股票经历较大的价格波幅。如投资组合不时专注投资于特定国家、区域、行业、界别或投资类别,所承受的该等领域负面发展的风险较投资于多元化国家、地区、行业、界别或投资类别的投资组合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