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遠景

波动中寻找价值

最近一轮市场动荡无疑使得大多数投资者紧张不安,但由于市场短期不确定性持续,他们至少还要再忍耐一段时间。邓普顿全球股票团队的首席投资官Norm Boersma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团队认为近期的市场调整无需恐慌的重要因素,以及为什么他们认为作出价值型投资的时机似乎开始成熟。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不久之前,全球一些主要市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深入的调整。在最近几个月,投资者的不确定性非常高,而且很多投资者在经历过持久的升势之后可能正等待一个沽售的理由。在高杠杆、投机化的中国市场,其最近一次下挫正提供了这样的理由,引发投资者对于新兴市场广泛震荡和全球经济增长不利因素的忧虑,这从商品价格暴跌中可见一斑。虽然大市仍然持续震荡,我们要指出的是主要经济体的基本面仍然普遍具有支持性,我们将继续自下而上寻觅具有特定吸引力的投资机会。

美国经济仍然远离衰退边缘,近期企业盈利报告大致良好。欧洲方面,欧元区制造业数据保持稳定,企业盈利不断改善,信贷需求回升。亚洲和新兴市场方面,大宗商品生产商首当其冲成为跌市的受害者,但资本充足、管理完善、能够有效应对长远增长趋势的企业将保持有吸引力的价值。

广义上,我们认为近期的抛售压力可能标志着市场正从成长型投资过渡到新阶段。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成长型股票在相当长时间内一直跑赢价值型股票;事实上,这标志着有记录以来最漫长的价值跑输阶段。[1]

历史上,价值型投资的出色表现可以联系到加息环境;由于美联储(有时因为其政策的深远影响而被称为“世界央行”)准备开始加息,我们看到长远投资期内能够催化价值型投资复苏的潜在因素。

在价值低迷时期徘徊

我们的邓普顿团队在目前充满挑战性的环境中看到价值型投资的有力理由。约翰 · 邓普顿爵士曾经把他的投资过程描述为“寻找不受欢迎的领域,然后研究这种不受欢迎的趋势是否会长久持续。”毫无疑问,目前价值型投资是非常不受欢迎的。

如以下第一幅图所示,价值作为一种投资风格是衡量史上最长跑输时间中其跑输的幅度。逆向投资者同样关心的是,第二幅图显示价值型股票在历史上相对于成长型股票似乎较为便宜。事实上,价值型投资的价格与有形资产账面价值比率要比成长型投资低75%——比长期平均水平低两个标准差——自从“互联网”泡沫达到高峰之后,价值型投资相对于成长型投资就没有那么便宜了。[2]但是,这种不受欢迎的趋势是否会长久持续?历史经验暗示不会;价值型投资始终会迎来复苏,并将随着时间而跑赢。[3]我们乐观认为市场趋势的任何初期变化在长期内可能对我们团队的价值型投资策略带来支持。

此外,我们认为价值是一种前瞻性概念,而不是静态或回顾性的估值倍数。这种动态的价值投资方法往往使得我们的投资组合区别于指数式投资,后者通常使我们投资到传统上可能被归类为“成长型”的股票。最终,我们不会被先入为主地贴上“成长型”或“价值型”的风格标签。相比预期收益增长速度,约翰·邓普顿爵士更加关心的是他为未来那些收益所需支付的价格。

TGEG 1

TGEG 2

市场波动创造长期价值机会

价值复苏绝不是市场普遍预期,而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市况表面上似乎不利于价值投资。在这轮以中国为龙头、以债务刺激、以技术强化的商业周期中,全球经济新增如此多的工业产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使需求恢复到清除产能的水平。我们认为,这些因素将最终导致通货紧缩,而在收益减少和投资回报下降的大背景下,投资者已经愿意为推动增长埋单。

在某些情况下,投资者很可能为他们认为的增长确定性付出太多。然而,市场似乎已接受当前不温不火的经济环境作为一种新常态,对那些展示出强劲短期收入增长的企业给予大幅的稀缺性溢价。我们认为这种历史性增长溢价不会持续。

如果市场短期内继续保持极度疲弱,对全球各地股市的影响可能没有太大的差别,预期我们的投资组合能够有效应对一些短暂性波动。然而,正如约翰·邓普顿爵士曾经提示:“在别人绝望抛售的时候买入,而在别人殷切买入的时候抛售,这需要极大的毅力并能最终收获丰厚的回报”。

在久经考验的投资过程中,我们将继续保持严谨,并在机会出现时,利用绝望抛售的市场形势为我们的客户创造长远价值。对于耐心的投资者,我们认为价值型投资的潜在复苏代表了当今市场中最具吸引力的逆向投资机会。

欲以邮箱收取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的更多评述,请订阅透视牛市与熊市博客。

要了解及时的投资消息,您可以关注我们的推特@FTI_Global 和LinkedIn账户。

本文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为基金经理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和了解,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不构成法规和税务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本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数据源的数据,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下称FTI)没有对该数据进行独立的核实,验证或审计。FTI不对任何由于使用这些信息而引发的损失负责,使用者自行决定是否相信和依赖材料中所陈述的评论观点和分析。产品、服务和相关信息并非在所有区域都有提供,FTI附属公司和/或其分销商所进行的销售完全依照当地法律和监管许可。有关你所在区域相关产品和服务是否有售等进一步信息,请咨询你的专业顾问。

风险警示

所有投资均有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价值可升亦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全部投资额。利率的变动会影响一个投资组合及其收益的价值。债券的价格的走势一般与利率的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债券的价格调整因为利率的上升出现调整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可能因此下降。债券发行人的财务实力或债券的信用评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其价值。

投资海外证券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货币波动,经济以及政治不稳定。投资能源行业可能会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较容易受到影响该行业发展的一些负面的经济情况和监管法规的波及。

 

___________________

[1]资料来源: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摩根士丹利研究,数据截至2015年8月19日。其他数据供应商资料请浏览www.franklintempletondatasources.com。过往表现并不是未来业绩的保证。仅供参考;并不反映任何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

[2]资料来源: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彭博资讯。其他数据供应商资料请浏览www.franklintempletondatasources.com。价格与账面价值比率是用于比较股票的市场价值与账面价值的比率。如果价格与账面价值比率低,股票可认为是被低估。标准差是作为波动性的测量指标,代表了数据集与平均值的偏差。

[3]过往表现并不是未来业绩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