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价值投资是时候重回聚光灯下吗?

近年来,价值投资一直比增长投资逊色。现在是时候重回聚光灯下吗?富兰克林互惠系列首席执行官 Peter Langerman 分享了他的见解,并解释了其持乐观态度的原因。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德语

我们认为美国和其他国家宏观经济发展数年来持续低迷可能对价值投资起到了推动作用。

而利率受到抑制以及低波动性的双重作用又延长了价值投资的表现落后于增长投资的时期。

然而,随着可能被视为异常的宏观环境逐步回到正轨(有一定波动性,利率回升),我们认为增长与价值的平衡也将正常化。

我们并非预测价值投资碾压增长投资的时期将会出现。而是基本面向我们揭示,应有更好的均衡。

并且我们认为,对价值投资者而言,现在的环境较过去几年更具吸引力。

波动性回归带来机遇

全球政治环境显然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有趣,但也时常导致市场波动性提升。

我们认为波动性将带来机遇,尤其是当市场交易多基于较短期的技术假设。作为长期、自下而上的投资者,我们需要过滤杂音,关注核心估值。

当然,部分事态的进展确实会带来影响。如关税或税收等事项具有切实的经济效应。

我们关注可能影响长期盈利或股票估值的事件,而非变幻莫测的说辞。

我们认为新闻事件蕴含机遇。事件发生后,人们的反应往往很迅速,但当我们认为市场反应过度或被误解时,从长远角度考虑能让我们充分借助时势。

利率上升,但不会过快增长

我们认为大多数人都已意识到,全球普遍出现的人为压低利率的时期并非永久。

利率偏低很大程度上是全球央行决策的结果,而全球市场正从这一环境中逐渐恢复。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如在受控前提下,利率上升是一个合理的积极信号。如果利率波动过度,可能引发经济衰退的担忧。然而,利率上升被认为是经济活动改善的迹象。就业率提升和经济增长均为积极信号。

在过去的十二至十八个月中,我们一致认为,利率小幅上升,银行将从中受益。

但此处的关键词是“小幅”。

如果美联储在当前紧缩周期内脚步落后,那么可能会被迫以激进手段应对通胀过高的问题。

过于激进的央行手段可能压制经济增长。但截至目前,在我们看来,美联储和全球其它央行所采取的方式较为审慎。

纵观全球

作为全球投资者,我们的投资决策并非基于对特定国家或是一个国家的特定板块的观点,而是基于整体估值做出决策。

让选股成为我们的差异化优势。

欲以邮箱收取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的更多评述,请订阅透视牛市与熊市博客。

要了解及时的投资消息,您可以关注我们的推特@FTI_Global 和LinkedIn账户。

本文的意见,观点和分析为基金经理的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和了解,不应视为个人投资意见或作为投资于任何股票或采用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不构成法规和税务的建议。由于市场及经济状况瞬息万变,所有意见,观点和分析仅反映其发布日期时的情况,如有任何改变,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能作为任何国家,地区,行业,市场,或投资策略所涉及的每一个事实的完整分析。

本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数据源的数据,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下称FTI)没有对该数据进行独立的核实,验证或审计。FTI不对任何由于使用这些信息而引发的损失负责,使用者自行决定是否相信和依赖材料中所陈述的评论观点和分析。产品、服务和相关信息并非在所有区域都有提供,FTI附属公司和/或其分销商所进行的销售完全依照当地法律和监管许可。有关你所在区域相关产品和服务是否有售等进一步信息,请咨询你的专业顾问。

风险警示

所有投资均有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投资价值可升亦可跌,投资者可能无法收回全部投资额。利率的变动会影响一个投资组合及其收益的价值。债券的价格的走势一般与利率的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债券的价格调整因为利率的上升出现调整时,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可能因此下降。债券发行人的财务实力或债券的信用评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其价值。

投资海外证券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货币波动,经济以及政治不稳定。投资能源行业可能会涉及特殊风险,包括较容易受到影响该行业发展的一些负面的经济情况和监管法规的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