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放缓并不意味着停止增长。富兰克林邓普顿发表对美国利率、通胀和中国经济的看法

在 一月的政策会议上,美联储 决定维持利率不变,但市场似乎认为美联储可能会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按兵不动。美国政府停摆时间延长,加剧了投资者对经济可能出现拐点的担忧,但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解释了美联储今年根本不会加息的说法是“误导性”观念的原因。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意大利语 德语 波兰语

有关美国经济周期即将结束的说法目前看来在很大程度上实属言过其实。支撑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仍然相当强劲。虽然政府停摆将导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 (GDP) 增长数据略显疲弱,但就算不是全部,其大部分都将直截了当地转化为第二季度更强劲的增长。我确实认为今年的增长率将有所放缓,低于二零一八年 3% 的增长水平,但即便如此,增长仍会高于预期。这一点至关重要,值得强调。

几个月前,我们认为美联储今年可能加息四次。鉴于美国经济近况,美联储已表明其将采取更为谨慎和耐心的立场,花时间评判全球增长可能放缓的迹象,以及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波动的程度与影响。

确实,一月份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 (FOMC) 会议标志着美联储语气明显变温和;尽管如此,我仍然预期美联储今年将至少再加息两次。我相信,鉴于经济持续走强的背景,市场认为美联储今年完全不会加息的假设非常具有误导性。

通胀风险

我认为通胀风险肯定会提高。这也许听起来奇怪,因为似乎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国的衰退,而不是通胀。但除非有重大外部冲击,否则我真的不认为衰退即将来临。美国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开始推高工资水平,而稳健可靠的消费支撑着企业的定价能力。

这意味着更高的通胀,可能不会高很多,但一定会升高。

 我还想指出,我们实际上不需要更多通胀就能在长期内看到更高的国债收益率。我认为,得益于异常强劲的经济基本面的支持,几乎自然而然就会实现更高的长期利率,加之较高的联邦基金利率和持续量化紧缩,将会为货币政策的正常化提供支持。

美联储将继续致力于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因为美国经济已经表明其自身能够承受比现在更高的利率。去年,在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高于 3% 时,曾出现过短期恐慌和混乱。但随后金融市场企稳,经济保持强劲增长。因此,我们认为利率上升不应成为投资者恐慌的理由。

年内往后,我们将遭遇一些波动时期,但主动型投资经理可以利用这些时期来寻找潜在的机会。

中国经济放缓

放眼全球,美国并非是面临增长放缓的唯一经济体。二零一八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 6.6%,这是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最慢的一年。相对于我们曾经的看法,我们对中国的展望更趋保守。

虽然我们预计中国经济不会迅速下行(硬着陆),今年增长率约为 6%。就中国这种规模的经济体而言,尤其在中国继续平衡经济结构,减少对投资的过度依赖,并努力调控杠杆率的情况下,这可能是健康发展的结果。

然而,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已经上升:与过去十年中的任何时候相比,中国能祭出的“绝招”相对减少,因为中国增加信贷的空间不但大为缩水,而且还面临着一个更具对抗性的国际贸易环境。这都是我们应该密切关注的情况。

我认为与过去相比(比如两三年前),现在的全球经济前景因中国而面临更大风险。我们将予以密切关注。

Copyright © [2019]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