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大选年来临之前,评估美国医疗改革的可能性

医疗改革通常是美国总统大选前的热门话题,政客们往往高谈阔论,宣称拟进行的改革方案会与现行体制截然不同。虽然现在预测二零二零年十一月的大选结果还为时过早,但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 Evan McCulloch 以专业眼光诠释也许会在大选前看到美国药品定价方面的立法的原因。Evan McCulloch 还解读了为何他对生物技术和制药行业的前景感到乐观。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法语 德语 西班牙语

在二零二零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股票投资者可能会对生物科技和制药类股的前景感到担忧。鉴于近年的美国大选往往引起很多关于医疗改革的讨论,这种担忧可以理解。

潜在的改革不确定性可能导致股价波动,压制医疗保健板块的估值,不过,在总统竞选周期的这个节点,讨论的许多提案往往只是竞选的噱头。现在预测可能的当选者或推测某些医疗改革方案及其可能的结果还为时过早。

尽管如此,我们确实看到美国近期进行药品定价方面立法的可能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通过有约束力的立法,在遏制阿片类药品危机上取得进展,而且,自二零一六年当选以来,多次表示对高价处方药的不满。1我们认为,他可能会在竞选连任期间推动改革。

这也是共和党和民主党或多或少能达成一致意见的罕见情况。随着国会议员试图解决选民对药品价格的担忧,两党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因为药品价格近年来上涨的速度多数时候比通货膨胀快得多。

一点背景知识

美国参众两院一直在准备相关提案,以求落实更让人负担得起的药品。尽管他们的计划存在分歧,需要解决,但参众两院都设法降低医疗保健计划的年度共同支付上限,这将减少许多美国人购买处方药的自付费用。

特朗普总统可能会批准国会通过的任何立法。然而,他建议进一步改革,并提议要求制药企业以国际参考价格或一组特定的其他国家为这些药品支付的平均价格向医疗保险 B 部分的被保险人提供这些药品。

与美国制药企业根据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动态来制定药品价格的情况不同,在许多欧洲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地区,可以直接与制药企业谈判价格,并确保价格不会高于预先设定的上限。尽管一些药品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价格低于美国,但也有其相应弊端,即如果认为成本太高,有些药品根本就没有提供。

创新才是关键

尽管特朗普对参考定价的观点可能会引起广泛关注,但国会很难通过任何苛刻的措施。包括参考定价在内的立法不仅有悖美国的自由市场体系,而且还可能扼杀药品研究和创新,而创新正是生物技术产业发展的关键。

如果大型制药企业因为现有处方药收入减少而不得不削减研发支出,可能只愿意开发那些有潜力带来最高回报的药品。此外,尚未盈利的小型生物科技企业因为获得丰厚回报的可能性降低,将会难以吸引投资者的浓厚兴趣。

更重要的是,如果特朗普绕过国会并发布行政命令,以使用参考定价来取代自由市场定价,我们认为,在合法基础上作出的行业抵制会令他的政令难以为继。对药品价格进行控制会开启不好的先例,可能导致其他立法威胁到医疗保健以外行业的创新。

展望未来

根据我们与美国立法者和企业管理层的对话,从长远看,美国的医疗改革不太可能走到会损害创新的地步。在过去二十年里,医疗保健行业经受住了几次这样的改革,包括《医疗保险现代化法案》(Medicare modernact) 和《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此外,对美国转向参考定价制的担忧已早非新闻。这类情形自二零一五年九月以来就已经存在,二零一六年正在参与竞选的希拉里·克林顿在推特上发文称,一种用于治疗危及生命的寄生虫感染的药品存在“价格欺诈”。

最后,美国国会最终将为医疗保健行业提出一项非常易于规管的立法,既不会损害生物科技和制药行业的商业模式,又能解决美国公民在核心处方药上的负担能力需求。

对二零二零年及其后的投资的影响

尽管通过药品价格立法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但我们相信,医疗保健行业的商业环境仍然利好为患者带来价值的创新药品。药品使用率和医疗保健支出增加,为生物科技和制药行业带来强劲的长期需求背景。

生命科学快速发展、医学突破不断涌现、医疗保健治疗效果改善以及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药品审批增加,都在重振生物科技行业。我们相信,这将继续为长期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机遇。

我们对致力于在基因治疗、罕见疾病、免疫肿瘤学和癌症靶向治疗(即细胞疗法)上取得重大进步的企业特别感兴趣。专注于新药开发平台和新化合物方面的企业也受到我们青睐。

虽然前沿技术的发展激动人心,但我们仍然非常讲究投资方法,侧重于在生产开先河的、优于同类的、独一无二的药品和疗法方面处于领跑地位的优质企业。

 

Copyright © [2019]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资料来源:白宫:“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正在努力结束破坏很多美国社区的阿片类药物危机。”2019 年 4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