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投资展望

ESG 研究:机构投资者如何拥抱责任投资

近年来,责任投资已积聚了足够力量以进入主流。相比而言,全球机构投资者在投资决策的过程中纳入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原则的程度还不太明朗。为寻求答案,富兰克林邓普顿委托进行了一项覆盖 21 个市场的全面研究,以了解责任投资在多大程度上会被纳入投资决策。我们聚焦四大主题,以便跟踪资产所有者在一段时间内所采用的责任投资和 ESG 考量方式。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从原则到最佳实践

几十年来,责任投资的框架,如社会责任投资、积极筛选、影响力和主题投资,以及 ESG 原则的整合,已适用于各种形式的专业资产管理。在富兰克林邓普顿,我们长期致力于责任投资,并在我们的投资过程中应用 ESG 标准。

然而,我们认识到机构投资者正处于 ESG 进程的不同阶段。因此,我们委托进行了一项研究,以更好地了解他们在投资决策过程中纳入 ESG 原则的进展。我们的研究涵盖一系列受访者,从刚刚开始采用 ESG 框架的投资者到已经制定了一套组织层面的政策并在投资组合中应用 ESG 框架的资产所有者。我们的研究找出了四大主题,以便跟踪资产所有者在一段时间内所采用的责任投资和 ESG 考量方式。

主题一:吸引力

随着 ESG 考量因素获得认可,调查对象对潜在风险降低的益处达成了广泛共识,但对潜在回报的影响存在意见分歧。

我们发现,在投资策略和技术等核心类别之前,发展 ESG 专业知识是机构投资者的首要任务。我们的调查显示,80%的资产所有者正在分配更多的资源以提高其 ESG 知识,73%的资产所有者正在拓展这一领域的能力。

这些研究结果既反映了 ESG 日益重要的地位,也反映了许多投资者的内部能力发展不足。承诺力度加大会带来 ESG 资源和专门团队的快速增长,从而增加对研究和数据的需求。

我们调查的大多数投资者一致认可 ESG 的采用对潜在降低风险有好处。此外,约 46%的受访者将降低风险列为主要收益,远远领先于回报率和履行信托责任的改善。这是因为,从 ESG 的角度看投资,往往会揭示出长期的系统性风险,比如气候变化、薄弱的公司治理结构,或者糟糕的环境或社会信誉。例如,一项 ESG 检查可能警示标记拥有燃煤电厂的资产,以及如果碳密集型能源需求下降,其对投资组合的风险。

而在我们的研究中,关于回报的观点有更多差异。尽管 70%的受访者相信 ESG 对投资回报有积极影响,但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ESG 整合要求投资者接受较低的回报率。

初期的 ESG 采用者和一些更成熟的资产所有者都表示,当他们将 ESG 因素应用于新的资产类别,更难获得出色的业绩表现。随着政策和监管的转变,对采用 ESG 对各资产类别回报率影响的信心和清晰度的提升都将成为推动更广泛采用 ESG 的催化剂。

图表 1

主题二:深化

责任投资最应当被看作是良好实践的统一体,而不是一系列独立的行为。每一种新的方法—影响力投资、主动参与或 ESG 整合,它们都为我们在之前的基础之上提供了新的独特视角。例如,负面筛选(排除与特定 ESG 价值不一致的公司)通常被认为是简单的第一步,因为它相对容易实施。

随着投资者的经验积累,我们发现,他们仍沿用这些早期步骤。投资者不断地发现,负面筛选是一种有效的工具,其可以将违背投资者价值观的行业整体排除在外,例如烟草和有争议的武器等行业。在我们的研究受访者中,82%的初期采纳者会使用负面筛选这一工具,同样地,更成熟的投资者也经常使用这种方法(78%)。

随着投资者对责任投资的方法越来越有经验,将 ESG 变量直接整合到投资过程中的这一做法也变得越来越普遍:在受访者中,91%的成熟投资者会这么做,相比而言,仅有 67%的中等成熟度投资者和几乎没有初期采用 ESG 的投资者会这么做。

在基本面分析中整合 ESG 变量,这种做法通常始于公共股票市场,不仅因为这通常是投资组合中最大的资产类别,而且还能够提供相对最可靠的 ESG 信息。基本完成股票领域的实施后,投资者就倾向于关注其他资产类别。

我们的研究发现,尽管成熟投资者在扩大 ESG 实施范围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后来者正在迎头赶上,其中已有超过半数将 ESG 整合到固定收益投资组合中,成熟投资者的这一比例超过 80%。在成熟的 ESG 投资者中,私募资产(如私募股权或未上市房地产)和多元资产方案的 ESG 整合率很高,但仍有增长空间。

图表 2

主题三:解读 ESG 因素

 我们的研究发现,投资者在其投资过程中考虑了包括 E(环境)、S(社会)和 G(企业治理)在内的多种因素。在采用 ESG 的初期阶段,资产所有者更可能先关注的是企业治理因素。随着投资者的成熟度越来越高,环境因素开始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占据优先地位,如图表 3 所示。

图表 3

许多受访者衡量了其投资组合的碳足迹,并开发了气候变化风险模型,以了解其投资组合的相关风险。一位亚洲的 ESG 投资者表示:“在我们的风险模型中,我们不能再忽视气候变化。亚洲的投资者将更认真地研究这一问题”。新近了解 ESG 的投资者可能会相对更重视政府透明性或企业贪腐等公司治理问题。

主题四:填补数据空白

 缺乏高质量的数据是广泛采用 ESG 的一大障碍。尽管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许多投资者表示,他们仍难以为潜在投资找到具有全套 ESG 信息的供应商。

资产所有者会仔细审查潜在的投资对象,包括其供应商,以确保他们与 ESG 目标保持一致,并能实现该目标。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发现企业的业务运营与其 ESG 目标之间存在差异。正如北美洲的一个基金会所称:“我们看到许多组织努力展示某些美德,但它们的投资和行动却南辕北辙。没有一家数据机构能够对这些价值观相互矛盾的组织进行适当评分。”

图表 4

对更优质的 ESG 数据的强烈需求已促使全行业形成普遍认知—需要作出改变。资产所有者的近期举措包括敦促更大的组织发布有关其碳排放量和化石燃料利用率的信息,并讨论建立一个开放、集中、可靠且标准化的 ESG 数据存储库。

所有地区的受访者均表示支持 ESG 自发举措,并承认需要有一个重点明确、结构合理、资源充足的推动措施来改革 ESG 数据质量。然而,资产所有者明白,自发的 ESG 举措是不够的,需要当地和国际的共同监管。需要更明确地界定有关气候信息披露等问题的公共政策,以便让投资者做出更好的 ESG 决策。

结论

新近和不太成熟的 ESG 采用者在研究中表示需要更多的指导和方向。许多人正在努力寻找将 ESG 考量因素纳入其政策和投资组合的最佳方式,以及如何说服持怀疑态度的利益相关者,向其传达 ESG 的益处。

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全球 ESG 领导者以寻求灵感。然而,ESG 领导者表示,要在内部树立榜样,需在自己的组织中采用标杆 ESG 做法和原则,这一点至关重要。这包括将 ESG 价值观映射在组织、员工文化和行为中。它还包括建立小组参与,如责任投资原则(PRI)和 C40 城市气候领导小组。

最后,在 ESG 问题上与企业互动。资产所有者希望进行更好的研究和更多的创新,以建立“最终结果定会一如预期”的信心。然而,现有的研究可能是矛盾的,而且报告并不总是与资产所有者的真实评估相匹配。尽管数据、知识和资源有限,许多投资者并不质疑 ESG 相关问题的重要性及其对投资组合表现的潜在长期影响。我们认为需要进行更多的讨论以解决这些问题。

资产所有者应知道他们对于责任投资的选择将如何影响其投资组合的表现,资产管理人需要更好的工具将 ESG 框架应用到其投资战略中。我们认为,养老基金成员、投保人和个人投资者的长期财务成果有赖于此。

点击此链接可获取完整报告(仅限机构投资者)。

NMG ESG 调研方法

富兰克林邓普顿与 NMG Consulting 合作,对资产所有者在这一领域的进展进行了全面研究。此项全球 ESG 研究旨在描绘整个 ESG 采用过程,重点关注已经实施某种形式的 ESG 考量因素的投资者。

NMG 于 2019 年 4 月至6 月间会见了 21 个市场的机构和大型投资公司的资深专业人士,所涉资产约为 20 万亿美元。

 

Copyright © [2020]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