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固定收益

BBB:英国正式脱欧。脱欧之后何去何从?

英国脱欧历时三年半,而脱欧进程可谓一波三折。现在脱欧的最后期限已过,英国未来何去何从?而欧盟又将面临什么情况?我们的欧洲固定收益总监David Zahn表示,虽然没有回头路可走,尚待解决的问题仍然比比皆是,包括重中之重的贸易协定。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法语 德语 西班牙语

2016 年 6 月 23 日,英国公民举行了一场公投,他们面临着一个重大抉择:留在欧盟 (EU) 还是离开欧盟。公投票数非常接近,但大家的选择是离开欧盟,被称为“脱欧”的这一进程,历经一轮轮谈判,混乱不断,更有各种延迟。

但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已到,已经没有回头路。英国现已正式脱离欧盟,许多固定收益投资者都在思考这两个地区将会面临什么情况,而这相应又会对自己的投资组合带来何种影响。

贸易谈判:事务繁多,时间紧迫

在悬而未决的工作中,贸易谈判可以说是最重要的部分。欧盟已经允许其二十八个成员国中的人员和商品自由流动。现在,如何理清与已脱欧的英国之间的商品和服务关系,是摆在其余二十七个国家和欧洲议会面前的一大要务。

早期,边境界线有碍货物进出英国,以及总部设在英国的跨国企业可能会大量迁往其他国家可谓值得担忧的最坏情况。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引人担忧的最坏情况基本上没有成为现实。

在整个脱欧过程中,我们已看到一些英国企业离开了英国,商业和消费者信心也受到了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随着出口商品对外国买家的价格越来越便宜,英国国内一些企业也从英镑走软中受益。

在与欧盟的谈判中,脱欧协议要求英国退出关税同盟。尽管如此,北爱尔兰仍将继续遵守并执行欧盟的许多规定,这可能会在边界或爱尔兰海中部带来一些潜在症结。

这只是一个地方化的边界问题。2020 年 12 月 31 日前,英国所面临的是一个过渡期,需与其他国家建立新的贸易关系。在那之前,英国将遵守欧盟规则,并维持现有贸易关系。对于这样一项艰巨任务,十一个月可谓极具挑战的紧迫期限,这定然不是只有我们才持有的观点。一些国家用了十多年才理清贸易协定。

所以,我们预计今年会有很多围绕贸易的舆论,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似乎热衷于尽早达成贸易协议。

英国年底仍有可能出现没有达成贸易协议的情况,但这可能是导致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一大系统性事件。英国有可能要求延长与欧盟的贸易协定谈判时间,但必须在六月或七月提出。

如果达不成贸易协定,欧盟的贸易将会受到影响,因其对英国贸易存在显著顺差。总而言之,我们对英国与欧盟最终达成协定持乐观态度。

预算和货币政策至关重要

除了贸易协定,将于 3 月 11 日发布的英国预算案是我们会密切关注的另一重要事件。它之所以至关重要,是因为通过预算案可以看到约翰逊的管理框架,包括他计划在国会任期以及可能的更长时间内如何管理国家。

展望未来,我们将关注政府如何提振因英国脱欧的长期不确定性而陷滞的经济增长动力。我们预计,可能会在约翰逊支持率很高的英格兰北部、以及苏格兰和威尔士看到财政支出的增加。由于英国增加债务来为自己融资,财政支出可能会对英国国债的需求产生影响。

在货币政策方面,英格兰银行 将在 3 月 15 日任命新行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就职,他到底是鹰派还是鸽派我们尚不得而知。在三月公布预算案时,如果其中包含大规模支出举措,英格兰银行可能有维持利率不变的空间。但是,由于仍然存在许多未知因素,我们认为英格兰银行可能会保持一定宽松。

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支持下,英国经济应该能够获得足够的支持,助其度过脱欧后的过渡期。

而在欧洲,欧洲央行 很可能会保持难以置信的宽松,尤其是在目前正在进行的广泛政策审查期间。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宣布对整个组织进行审查,包括控制通胀、衡量增长、将气候变化纳入政策以及与公众沟通等等。

市场仍在适应拉加德和她的沟通方式;她在首次会议上表现得张弛有度且沉稳持重。由此看来,利率可能会暂时保持在目前的水平。在可预见的未来,欧洲央行可能会继续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但可能会寻求其他刺激经济的手段。

投资影响

如前所述,如果到今年年底还没有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则一些投资者将再次利用英国国债作为强硬脱欧的对冲工具。英镑也将继续受到关注,因为渐趋明朗的不确定性将有助于赋力英镑在一定程度上向好走强。

英国企业债券方面的某些不确定性也应摒除,我们认为,与全球其他企业债券相比,英国企业债券估值相对较低。因此,我们认为英国企业债券在未来一年应有不俗表现。

过渡期协议结束后,英国基本上与任何其他国家再无贸易协定。我们认为,英联邦国家将是新贸易协定的第一个目标,因为这些国家本就与英国建立了暨有关系。但仍有纷繁工作亟待落实,我们认为政府将会保持十足劲头并竭尽所能地积极推进,这将为投资者,尤其是积极的基金经理创造机遇。

当然,还会有方方面面的事情接踵而至,而且可能还会有一些障碍。

如前所述,目前的风险主要在于英国和大欧洲的贸易问题。不过,既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完成了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他会不会把注意力转向欧洲?

此外,十一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也可能会对欧洲债券市场产生影响。在确定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后,潜在财政政策方面的具体动向将成为我们必须关注的要点。

总而言之,消除过去几年中我们面临的一些脱欧相关不确定性应有助于增强投资者的信心。在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推动下,虽然看起来仍然增长缓慢,英国和欧洲的经济增长总体上可能略有改善。我们预计,在 2020 年中,欧洲债券收益率将保持低位,英国国债的表现可能逊于欧洲债券。

虽然英国现已正式脱离欧盟,但这只不过是序曲的完结。艰难的工作至此刻才真正开始。

 

Copyright © [2020]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