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弥补欧洲表现差距

富兰克林互惠系列基金经理 Katrina Dudley 认为,尽管欧洲股市在二零一九年表现良好,但与美国股市相比,仍然存在显著的价值和业绩差距。下面,她给出了自己对欧洲价值型股票背景持乐观态度的原因,并从专业角度讨论了她正密切关注的一些可能影响市场走势的事件。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尽管持续存在不确定性和挑战,但欧洲股市可能在二零二零年延续二零一九年的良好表现。在我们看来,宽松的央行货币政策、更清晰的英国脱欧路线和中美贸易协定进展这些推动二零一九年市场上涨的事件会继续成为乐观的源泉。

这种积极背景加之近期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企稳的迹象,向我们表明,二零一九年初笼罩在前景上的短期衰退担忧,在新的十年开始之际不再构成风险。同样,继欧洲中央银行近期的权力过渡之后,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Christine Lagarde) 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出任行长,并且刚刚宣布重新审视通胀目标、政策工具和沟通,我们相信欧洲央行可能鼓励欧元区各国政府强化财政刺激,以恢复未来几年的经济活力。

未来十年的欧洲投资主题

展望未来,我们看到投资者可能希望考虑增加欧洲股票持仓的许多其他原因,包括增持具有相对更强环境、社会和治理 (ESG) 能力之企业的股票。流入 ESG 相关投资的资产一直在稳步上升,欧洲的监管框架继续支持 ESG 最佳实践的发展和欧洲企业富有意义的信息披露,尤其是因为它们与气候变化有关。

此外,随着主动型股东表示与管理团队和董事会增加接触,不断上升的积极主义可能成为欧洲股市的有利因素。在我们看来,这些对话可能导致企业通过重组业务来提高业绩。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看到企业作为自己的积极主义者,评估各种选择,通过将业务划分为独立的实体,使企业变得更加集中和精简。

从估值的角度而言,正如我们在过去十年反复提及的那样,价值型投资已经失宠一段时间,与价值型股票相比,成长型股票在二零一九年的更优表现实为可圈可点。价值型投资有重新具备突出表现的潜力,尤其是投资者对股票估值水平变得越来越敏感。

解释过去十年发生的事情相对容易,全球许多“颠覆者”的强劲业绩推动了美国股市的表现。相比之下,欧洲市场是许多被颠覆企业的集中地。市场已经完全消化了这种情况,这一点已被美国和欧洲市场之间的显著估值差距所佐证。

根据我们的分析,相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地区,欧洲股票的股息收益率仍然具有吸引力。对于寻求收益率的投资者来说,很难对欧洲市场 3.5% 的股息收益率视而不见,相比之下,标准普尔 500 指数的股息收益率则为 1.8%。[1]

管理市场波动

在欧洲股市一片光明的背景下,我们也在关注其他可能影响市场走势的事件。贸易战、地缘政治冲突、英国脱欧后的过渡,以及二零二零年美国总统大选前的不确定性,可能继续占据二零二零年经济新闻的头条,并且成为不成比例的市场波动来源。
去年十二月末,一名美国承包商在伊拉克丧生;一月三日,美国发动空袭,导致伊朗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丧生。随后,中东紧张局势一直剑拔弩张。尽管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缓解了贸易紧张局势,但仍然存在大量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认为敌对行动有重新升级的可能性。

此外,与英国脱欧相关、仍然需要解决的悬而未决的问题,可能导致未来一年市场波动性增加。因此,我们偏好总部位于英国、但拥有全球特许经营权的企业,这些企业只有一小部分收入来自英国国内市场。

虽然市场波动性是短线投资者关注的一大问题,但作为长线投资者,我们相信我们能够经受这种动荡,并在具有吸引力的估值水平上寻找机会。

Copyright © [2020]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资料来源:彭博资讯,截至 2020 年 1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