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多資產

积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市场波动:多元资产更新

最近几周,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加剧市场波动,但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团队仍然重点关注长期市场基本面。Ed Perks 和 Gene Podkaminer 提供了他们如何应对该情形的最新信息,并分析了哪些国家和地区更能抵御增长冲击,具体专业见解请见本文解读。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我们开篇再次强调上次有关此主题评论的关键结论:我们相信,保持投资组合多元化至关重要,在投资不确定性增加的时期尤其如此。过去几周,随着股票、固定收益和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性上升,这种方法已经证明具有显著效益。[1]

我们继续遵循抵制围绕新闻潮流和情绪进行交易的流程。相反,我们关注不断演变的宏观经济背景如何影响市场基本面,并相应地调整我们的资产配置观点。我们的资产配置策略侧重于更能抵御增长冲击以及拥有足够政策灵活性,从而做出相应反应的地区。美国和英国都符合这一描述,而欧元区则稍处不利地位。

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而言,包括医疗和市场两方面在内的不确定性的范围会在此时影响我们增持股票和其他更高风险投资的热情。然而,展望未来一年,我们仍看到全球股市有潜力带来富有吸引力的回报。

回顾我们的最初假设

我们的最初假设是,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具有以下特点:

  1. 地区性:以中国和亚洲为中心
  2. 持续时间:2020 年第一季度最容易遭受突然的短期冲击
  3. 反应: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越大,相应的政策反应越大

我们正密切关注形势,以验证更新的数据是否支持这些观点。鉴于近期的事态发展,我们提出了如下一些最新看法。

更新:地区影响

中国经济活动在 2020 年第一季度期间步调放缓,这一点毫无疑问,问题更多只在于放缓程度大小。各种日常生产指标,例如客运量或每日发电煤消耗量,都显示出经济活动几乎没有反弹的迹象。反映二月份经济活动的商业信心调查也佐证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减速。

在中国之外,我们可以观察到经济活动放缓正对下图中的周边国家和地区产生影响(最近的数据点反映二月份的经济活动)。

虽然亚洲受到首当其冲的最大影响可谓有理可循,但在我们看来,其他一些行业应该能够抵御亚洲增长冲击,例如已发展市场的消费者和劳动力市场。我们跟踪近期的消费者心理调查,以便了解消费者信心在不断变化的全球宏观背景下如何演变。截至 2 月 25 日,我们认为对亚洲以外已发展市场消费者信心的影响有限(见下图)。

我们还可以跟踪美国和欧元区服务业的更广泛指标。在此,我们观察到数据喜忧参半的其他证据:美国 Markit 采购经理人指数 (PMI) 大幅下降,而欧元区服务业 PMI 月度环比上升(两者均反映二月份的经济活动)。[2]请参见下图。

虽然逐月的跟踪数据流可能有些杂乱无章,而且常常难以获得回报,但这两个经济体之间最近出现的分歧(以美国服务业为首)已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如果病毒在美国更广泛地传播,美国消费者和服务业将会变得脆弱不堪。我们预计,除非出现这种情况或在情况发生前,这两个行业将会更有韧性,而我们也将继续予以密切关注。

更新:持续时间影响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最初看法是,由于中国政策制定者正在竭尽全力遏制湖北的病毒,影响的持续时间将是短暂的。自此以后,中国报告的病例数量有所减少,但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蔓延到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韩国、意大利和伊朗已经出现病毒簇发现象。截至 2 月 26 日,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中国境外新增病例(459 例)已超过中国境内新增病例(412 例)。[3]受影响国家和地区的数量已增至 37 个。[4]

由于症状可能很轻微,并且与普通的季节性流感类似,因此这种病毒难以遏制。虽然中国出现的新增病例仍有可能持续走低,但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许多工人在延长休假后正返回岗位并开始恢复正常活动,这无疑将加大遏制的难度。从全球来看,似乎可能出现更多簇发现象。有鉴于此,影响的持续时间最终可能比先前预想的更长。

更新:反应影响

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将得到相呼应的政策反应,这是我们一直秉持的预判。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全球范围内的许多政策反应,我们的初步评估迄今为止依然站得住脚。下面是一些值得注意的反应(截至 2020 年 2 月 26 日):

  • 中国香港公布的刺激措施相当于当前名义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大约3%。[5]
  • 中国 2020 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额度现已达到 2680 亿美元(占 GDP 的7%);其中许多都是提前发行。[6]
  • 中国人民银行将七天和十四天逆回购协议利率下调了10%。
  • 2 月 9 日,中国财政部宣布,已划拨 720 亿元人民币(6 亿美元)用于支持受灾最严重的地区。

展望未来,油价下跌和低通胀背景应会使全球央行维持或延长刺激性货币政策。我们已经看到,这反映在市场对官方利率的预期之中。

最后,我们还会考虑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应对病毒本身。政策制定者的典型反应是隔离有症状的个体,以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另外还实施了不同程度的其他措施,例如旅行限制。这些措施有助于遏制和预防病毒的传播,但也附带经济和社会成本。

有趣的是,回想 H1N1 流感在墨西哥爆发的早期,政策制定者最初实行了隔离、限制旅行等措施。最终,这些政策因经济和社会成本而难以为继。H1N1 是一项有意思的案例研究,因为它的致死率被证明非常低。我们尚不清楚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最终是否会降至与 H1N1 类似的水平。

资产配置关键计划

在我们更新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初步评估之际,一些事情已经悄然发生变化。尽管迄今为止,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中国和亚洲,但病毒的蔓延正使增长影响扩展到世界其他地区的可能性加大。如果病毒在美国更广泛地传播,美国消费者将很难保持弹性。迄今为止的政策反应令人鼓舞。

从资产配置的角度而言,我们仍然倾向于选择具有政策灵活性、能够针对增长冲击迅速做出反应的地区,例如美国和英国。对于货币政策受到限制和遭遇财政难题的地区(比如欧元区),如果病毒在区内进一步蔓延,前方道路将渐行渐艰。从更广泛的投资组合角度而言,我们仍然认为,随机应变的灵活管理才是渡过未来一年挑战的关键。

 

Copyright © [2020]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多元化投资并不能保证盈利或防止亏损风险。

[2]采购经理人指数 (PMI) 调查衡量制造业或服务业采购经理人的活动水平。指数高于 50 表明行业扩张,而低于 50 则表示行业萎缩。

[3]资料来源:世界卫生组织,截至 2020 年 2 月 26 日。

[4] 出处同上。

[5]资料来源:ISI。

[6]资料来源:摩根士丹利研究,截至 2020 年 2 月 1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