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美联储手握大棒高调行动

美联储在 3 月 15 日(周日)采取戏剧性行动,大幅降低利率、重新启动量化宽松和其他措施,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将美联储的反应称为“规模宏大,精心谋划”。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波兰语

美联储刚刚(在周日,即 3 月 15 日)宣布对新型冠状病毒冲击做出规模宏大、精心谋划的政策反应。

许多评论人士迅速对此提出批评或予以驳斥,辩称在人们担心危机蔓延之时,再多的货币刺激措施也无法让人们重返购物中心或餐馆。一些人士则认为,出于同样的原因,财政政策也将徒劳无益。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原因如下:

  1. 美联储今天宣布的措施,以及正在考虑中的财政措施,将帮助企业保持开工运营,并减少裁员数量。那些因美联储或政府而保住工作,或者口袋里因财政政策而拥有更多现金的人,仍然不会去购物中心,但他们会在网上购物、订购送货上门的食品,并且他们不会注销自己的手机。这一切都对目前和整个危机蔓延时期的支出带来积极影响;
  2. 如果更多的企业能够保持开工运营,更多的人能在危机最糟糕的时候保住工作,那么一旦危机蔓延得到遏制,极端的社会疏离停止(有望在四至六周内实现),经济复苏将会更迅速、更强劲;
  3. 冲击是暂时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不需要让人们回到购物中心或航班上,而是需要在危机持续期间让他们保持就业和其他方面的支出,并在危机结束时做好重返购物中心或机场的准备。不期望货币和财政政策能够提振面临更疲软需求的工厂生产,政策的目的是帮助工厂保持开工运营,直到需求恢复。
  4. 最后,现在实施非常规的货币和财政措施,将使我们在危机蔓延得到遏制之后,能够有希望实现强劲的 V 型复苏。随着卫生紧急状况逐渐消退,已经拥有极具支持性的货币和财政环境将会产生巨大影响。

现在,已公布的货币措施细节如下:

  • 将政策利率下调 100 个基点(1 个百分点),一直降到接近零;
  • 重新启动大规模量化宽松 (QE),宣布购买至少 7000 亿美元的资产,包括 5000 亿美元的国债和 2000 亿美元的抵押担保证券 (MBS)。
  • 制定了一系列措施来支持针对家庭和企业的信贷,包括:
    • 将主要信贷利率下调 150 个基点至25%;
    • 允许存款机构按照这个较低的利率在贴现窗口借款 90 天(正常时限是隔夜);
    • 鼓励银行利用资本和流动性缓冲工具向私营部门提供贷款,并利用储备银行提供的当日信贷;
    • 存款准备金率大幅度降至零。
  • 美联储与欧洲央行 (ECB)、瑞士国家银行、英格兰银行、日本银行和加拿大银行协调行动,将通过外汇掉期提供 84 天到期的美元流动性;该工具的利率已下调 25 个基点,达到隔夜指数掉期加 25 个基点。

重要的是,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强调,(1) 新一轮量化宽松将“强势启动”,从 3 月 16 日开始大举购买资产,并将充分灵活地开展操作,以应对经济和市场发展态势,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每月固定购买一次;(2) 美联储将利率维持在零,直到确信经济已经受住了冲击,然后重新回到就业和通胀目标的轨道上 — 这可能是最强有力的前瞻性指引。

在我看来,美联储的反应不仅在规模方面可谓宏大,而且谋划上亦非常精心。

已经遭受新型冠状病毒对全球供应链影响之打击的美国经济,即将承受国内措施带来的后果,而这些措施是遏制疫情蔓延的必要措施。小型企业受到的打击将特别沉重,一些企业已经开始裁员。规模较大的企业还将受到需求下降和供应链进一步中断的打击。

因此,政策重点应该是 (1) 确保企业能够获得抵御风暴所需的信贷;(2) 为即将失业或者工作时间和薪酬大幅减少的劳动者提供收入与医疗保健援助;(3) 根据需要向企业部门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

通过刚刚宣布的行动,美联储正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强大元素是监管宽容:美联储已经高调明确表示,银行现在应优先向家庭和企业发放贷款;完全需要谨慎的资本和流动性缓冲来为当前这样的意外事件做好准备,现在正是使用它们的时机。

与此同时,美国十大银行已经宣布,他们将立即把工作重点放在向“个人、小型企业和更广泛的经济”发放贷款上,并且将在六月份之前暂停任何股票回购。

强有力的一揽子财政政策将是关键

要完全发挥作用,这种货币政策响应必须辅以更强有力的财政政策措施,而且后者更为重要。一项重要的一揽子计划已经在国会审议。该计划包括联邦政府的支持,帮助企业提供两周的带薪病假,以及长达三个月的带薪探亲假和医疗假。美国政府强调,这只是多方位财政努力的一部分,其他措施可能包括税收返还优惠,以便为个人提供快速现金支持,以及向航空、酒店和邮轮等遭受打击最沉重的行业提供针对性的财政援助。

一些评论人士已经对紧急救助的可能性表示怀疑。我完全不同意。我们讨论的是企业和员工遭受真正的外源性以及不可预测的冲击,而没有任何鲁莽不宜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紧急救助不会增加道德风险。

我不敢相信我会这样说,但如果情况显著恶化,现在可能是启动有时间限制的全民基本收入计划 (UBI) 的时候了;该计划不会是一项真正的 UBI,因为它有时间限制,但在我看来,最糟糕的情况是采取全面的收入支持措施,为了行动的速度而放弃目标和支付能力调查。这将为处于最不稳定岗位的劳动者(例如餐馆的服务员)提供收入保障,充当实现经济正常化的桥梁。

在我看来,政府应当考虑对小型企业提供无限制贷款担保,而德国最近就推出了类似措施。政府担保将确保银行能够按照美联储的建议,“以安全、合理的方式”发放贷款。

根据《联邦储备法》第 13 (3) 条,在与财政部长和国会磋商后,美联储将会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行使其紧急权力 — 正如前美联储理事凯文·沃什在 3 月 15 日《华尔街日报》中解释的那样。这将允许美联储建立一项新的信贷安排,允许私人银行承销贷款,然后由美联储按照有利的利差进行定价,并得到财政部的支持。

当被问及第 13 (3) 节时,鲍威尔证实这的确是美联储“弹药库”的一部分,声称“我们没有任何关于第 13 (3) 节的权力要宣布,但这是在任何类似情况下剧本的一部分,所以正如我说的那样,我们准备动用我们的权力,因为这对于支持经济中的借款和放贷,从而支持家庭和企业获取贷款,是合适的举措。”

所有这些措施必然意味着财政赤字的大幅增加和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 (GDP) 之比的上升。鉴于此次冲击的严峻程度,这样做完全有道理;一旦经济开始强劲复苏,政策制定者将不得不专注于削减财政赤字和货币过剩,但这是未来的问题,不是今天要解决的燃眉之急。

鲍威尔迎难而上

鲍威尔主席彰显出色表现:他强调,美联储拥有充足的弹药,将尽一切努力支持经济度过冲击以及未来时期;他赞扬了已经采取的财政应对措施,同时表示需要采取更多措施;他提醒每个人,虽然冲击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仍不清楚,但我们知道,冲击是暂时的,经济随后将会复苏。他还指出,美国经济是在强劲基础上受到此次冲击,虽然所拥有的坚实就业和健康金融状况并没有减小冲击的剧烈程度,但确实表明美国经济处于更有利的地位,更有承受打击的能力。

鲍威尔的表现与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在上周四的欧洲央行新闻发布会上,花费大部分时间向各国政府说教,并且解释欧洲央行应该做什么。拉加德似乎仍然戴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的帽子,没有意识到 IMF 有能力训教各国政府,但在危机中,当各国政府联合行动时,央行需要果断介入。

经济和市场的前景如何

美国第一季度的经济活动将会疲软,第二季度很可能出现经济活动的急剧收缩。除此之外,正如鲍威尔强调的那样,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新型冠状病毒在未来四至八周内的传播情况。

我的底线是,通过目前正在实施的积极遏制措施,美国将能够在未来四至六周内控制住危机蔓延,使得随后能够放松目前诸如极端社会疏离的此类措施。如果刚刚宣布的货币措施很快得到一揽子财政政策的果断支持,我们应该会看到经济活动出现非常剧烈但相对短暂的收缩,然后在非常规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的双料支持下,出现强劲V 型复苏的可能。2020 年的整体增长仍然显著低于我先前的预期,但美国经济今年将会避开衰退,并以强劲势头进入 2021 年。

相反,如果病毒的影响被证明更强烈和持久,使经济活动在整个夏季陷入瘫痪,那么经济在 2020 年整体上可能遭遇衰退,最初经历一个缓慢复苏的阶段,然后才能步入更加果断的加速。

疫情如何在美国蔓延的不确定性已经升高,世界上其他经济体受影响情况的不确定性又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现有的证据显示,我们可能看到截然不同的结果:韩国起初受到严重影响,但在迅速遏制病毒方面非常成功;相比之下,意大利似乎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

希望那些在后期受到疫情蔓延打击的国家和地区,能够充分利用这些早期案例提供的经验教训。

考虑到不确定性,在投资者能够更好地看清前景之前,我们正处于市场波动性极高的一段时期。对美联储公告的早期反应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我认为,我们需要在未来一两周迅速采取财政行动,与此同时,明确迹象表明,Covid-19 检测已经在美国开始进行。请注意,一旦检测开始,我们毫无疑问将会看到确诊病例急剧上升,并伴随更风声鹤唳的市场紧张情绪,而这应是预料中的结果。

虽然本文关注的重点是经济和金融影响,但这次疫情对健康和人类的影响无疑才是主要担忧。

我们面临的冲击对健康和经济的影响比我们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预计的更加强烈。但在上周五白宫举行有关医疗应对政策的新闻发布会之后,美联储今天的公告证实,美国政策制定者完全认识到挑战的严峻程度,并决心全力应对。

 

Copyright © [2020]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