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即时睿见:生活在“新冠病毒时代”

新型冠状病毒迫使全球社会的许多行为发生变化,包括我们的工作、购物以及与他人交往的方式。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探讨了 COVID-19 对投资者决策所造成的具体影响。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法语 意大利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现在,我们正身处全球性“新冠病毒时代”,新型冠状病毒在社会、文化和经济上引发的迅速变化可谓前所未见。以下几点值得投资者深思。

  • 投资者正经历的不确定性远超投资组合中的风险:市场每天出现创纪录的波动。与此同时,由于市场正在应对不确定性,不同资产类别(美国国债除外)的价格走势一直高度相关。一旦 COVID-19 持续时长和严峻程度上的迷雾拨云见日,市场波动可能减弱。
  • 情况很糟糕,但并非大萧条 (TGD)大萧条期间,政策制定者收紧了货币政策、误导了财政援助、提高了贸易壁垒、试图减少财政支出,并增加了对银行和行业的监管负担。政策制定者已经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目前全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措施至少不太可能使情况变得更加难堪。
  • 对企业和投资者而言,现金为王:各种投资被不加选择地卖出,以便筹集现金。货币市场基金类资产和资金流处于历史高位。为了在收入和现金流大幅下降的情况下生存下来,企业正在增强自身的资产负债表。企业需要更稳健强大的资产负债表,而个人投资者需要更殷厚的“雨天”账户,以便未雨绸缪。
  • 时艰迷雾之下的企业收益预测:在这种动荡环境下,大多数企业无法预测收益。目前,对未来至少两个季度的收益预测被夸大了,将会向下修正。投资者应该忽略这一点,根据更长期的盈利前景、资产负债表实力和现金流质量来评估企业的估值。
  • 美国股票回购将会放缓:因为股票数量减少,所以回购股票会增加企业的每股收益 (EPS)。因此,未来几年,我们可能看到每股收益增长率下降,同时流入股市的资金减少;2019 年,股票回购平均约有40%的资金流入美股市场。我预计股息增长也会放缓,我们还可能会看到某些股息减少。
  • 举目可见的财政赤字。在全球范围内,COVID-19 是不担心财政赤字规模的现代货币理论 (MMT) 式政策的催化剂。但风险在于,一旦推出这些“临时”政策,则可能变成永久性政策。当经济开始复苏时,可能增加税收,包括资本利得税。投资者应在做出投资组合决策时考虑当前的低税率和未来可能更高的税率。

在债券收益率处于或低于零且存在庞大财政支出的环境下,股票的表现相对而言应该显著突出。近期股市的肆意抛售,为投资者留下了相对价值的口袋支点。

今年以来,亚洲股市(尤其是中国股市)的表现超过许多其他市场,而最近美元升值也使国外股票相对更加便宜。随着全世界学会了远程工作和生活,全球科技企业和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市场竞争地位应该会因当前关停而进一步增强。

 

 Copyright © [2020]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