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股票

被压抑的消费需求推动美国经济复苏

在美国复苏势头增强之际,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 Grant Bowers 解释了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应会为股票提供有利环境的原因,并强调了他在美国股市中发现的一些机会。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西班牙语

在政府刺激计划和疫苗推广的推动下,美国部分经济重新开放,经济复苏势头正在增强。重新开放最终导致整个股市的收益增长好于预期。最近,标准普尔 500 指数的第一季度企业盈利总额超过预期盈利 22.5%,在 95% 的已发布财报的企业中(截至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86% 的企业超出预期。[1]

虽然我们认为过去六个月的许多利好消息已被消化,但我们认为,具备有吸引力的长期盈利增长的企业仍有上行空间。随着经济持续复苏,并非每家企业都能呈现相同水平的升值,这导致股市出现赢家和输家并存的局面。近期,随着疫情接近结束以及通胀率不断上升,我们看到引领市场的力量向以价值为导向的周期性企业发生某些转变。我们认为,近期的波动性正在我们以前认为估值充分的众多领域创造机会,但现在这些领域的估值更加诱人。

震中股票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

全球疫情的影响为股票投资者开辟了新机会。去年,COVID-19 疫情的加速蔓延支撑起电子商务以及在线学习和娱乐的增长趋势。许多科技企业从全球疫情中受益匪浅,我们预计其将会继续受益。另一方面,我们看到所谓的“震中股票”(即由于疫情迫使我们改变工作、旅行和社交行为,因而明显表现不佳的企业)正在好转。震中股票的价格在最近几个月出现某种程度的回升,但随着疫情限制措施解除,我们仍然看到消费领域增长提高的机会,使餐馆、旅游和以消费者为导向的科技企业从中受益。

这种增长部分是受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和高储蓄率驱动。我们认为,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将成为巨大的增长驱动力 — 截至二零二一年三月,美国的个人储蓄率为 27.6%,较去年三月份的 8.3% 大幅提高。[2]消费者根本没有花钱。我们预计消费者将寻求零售部门提供的产品,并参与各种活动和体验。我们还预计,在疫情期间追求的诸如远程工作或办公室/家庭混合模式的许多数字行为会在经济完全重新开放之后持续更长时间。

金融科技趋势在疫情前已经加速。无现金支付系统、移动银行和挑战者银行(为了与大型传统银行竞争而设立的小型银行)的组合已经扩大了投资者获得基本金融服务和产品的渠道。COVID-19 的影响之下,虽然金融科技行业的企业亦不能幸免,但我们认为全球疫情引发的无接触习惯可能持续下去。我们还看到移动汇款应用程序和平台日益普及。在海外工作的家庭继续通过电子方式向国内汇款,尽管传统的实体汇款地点由于封锁措施而被关闭。中小型企业也向软件工具投资,这些工具能够更有效地管理后台结算和支付交易;我们预计,未来将会继续部署这些工具,并且随着后疫情时期业务增长改善,它们能够继续获得市场份额。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未来许多年,医疗卫生也可能在我们的经济中扮演重要的中心角色。消费者需要更优质的医疗卫生、治疗和获得医疗服务的渠道,而科技进步可以促进这一点。远程医疗只是一个例子;数字访问将消费者与治疗提供者连接起来,以便解决常规问题,通过减少前去医生办公室现场就诊的时间,创造了更高的效率和生产力。基因测序的进展是另一个例子;随着绘制人类基因组的成本显著下降,我们预计疫苗上市的时间更短,针对各种患者群体的研发流程会有更高效率。

二零二一年趋势逆转?

成长股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表现突出,而价值股在过去六个月里无疑表现出色。随着利率开始上升,并且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GDP) 增长率在二零二一年第一季度从 4.3% 加速至 6.4%,我们看到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推动石油、天然气、金属和矿业股票价格走高,周期性导向的市场领域实现了更高的回报率。[3]银行股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利率上升,而航空、铁路和机械等领域的许多工业股随着需求开始增加而改善。

在经济复苏阶段,这种表现可以预见,而我们目前显然正处于这一阶段。但是,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从长远角度审视这些周期,认为成长比价值更有利。供应限制、成本上升以及将成本上升转嫁给客户的挑战,可能导致市场中许多周期性较强的行业在未来几个季度利润率压缩和收益可见性下降。我们倾向于持有定价能力更强、受益于长期增长趋势和更高收益可预测性的企业。虽然引领市场的力量轮换是健康现象,但我们仍然坚信我们的成长定位,寻求发现我们认为能够成为美国经济和整个市场未来领导者的企业。

Copyright © 2021。富兰克林邓普顿。 版权所有。

本文件由富兰克林邓普顿编制。本文件并不是广告。本文件只作参考用途,并不构成要约或招揽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的公众认购或出售任何投资项目。本文件所载信息不应被视作为投资、法律、税务或其他建议,亦不应作为作出投资或其他决定的依据。个别证券的提述并不构成或不应被视为购买、持有或出售有关证券的建议,而任何有关个别证券的信息(如有)并不能构成依据足够去作出投资决定。  本文件并不构成富兰克林邓普顿、其关联公司及人士、其高级人员、职员或董事在中国进行任何商业活动。

本文件所载之评论、意见或推测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及其管理团队已专业谨慎及勤勉地收集及处理本文件中的资料。 然而,富兰克林邓普顿并不保证资料的準确及完整性。 过往数据可能不时经数据提供者重新调整。 富兰克林邓普顿将不会对任何使用本文件的人士或其他人或机构就本文件所载的不正确之处或任何内容上的错误或遗漏承担任何责任,不论导致该等不正确,错误或遗漏的原因。

投资附带风险,过往业绩不代表或不保证将来的表现。本文件中所表达的任何估计或预测概不保证将会实现。所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组合管理团队的观点。 本文的基本假设和观点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 任何对经济、股市、债券或不同市场的经济趋势的预测或推算,并不一定代表将来或可能的表现。富兰克林邓普顿、其关联公司及人士、其高级人员、职员或董事对任何因使用本文件或其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概不负责。

在取得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事先书面同意前,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派发或发表本文件。本文件可能在某些地区限制派发。任何人士管有本文件应就有关限制详情征询意见,并遵守该等限制(如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资料来源:FactSet,2021 年 5 月 21 日。欲获得更多数据提供者的资料,敬请浏览网站franklintempletondatasources.com。

[2]资料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2021 年 3 月。

[3]资料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2021 年 4 月 29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