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个人见解:美国经济是否会在二零二零年渡过政治难关?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美国经济是否会在二零二零年渡过政治难关?

对二零一九年的许多悲观预测并没有发生,但对二零二零年,我们是否就能更加乐观呢?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秉持专业眼光,总结了去年的关键经验教训,并概述了她对未来一年的预期和主要担忧,其中政治不确定性排在首位。

全球伊斯兰债券:在不确定性持续时期中一种愈发重要的的资产类别
固定收益

全球伊斯兰债券:在不确定性持续时期中一种愈发重要的的资产类别

全球伊斯兰债券市场中令 Dino Kronfol 对长期前景感到乐观的三大因素。

保守党获胜提振英国市场 — 能够持续多久?
固定收益

保守党获胜提振英国市场 — 能够持续多久?

富兰克林邓普顿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认为,保守党在英国大选中获胜应该有望促使英国市场出现一定缓和。但他亦警告,投资者的注意力可能很快转向新政府如何真正让英国“完成脱欧”。

透彻洞悉四大支柱,从容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
固定收益

透彻洞悉四大支柱,从容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

邓普顿环球宏观团队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 认为,全球投资者正面临非同寻常的经济、政治和金融市场状况,存在可能将世界带入危险时期的风险。他以专业眼光解释了他本人和团队将这些状况视为机会的原因,并概述了他们应对这些状况的策略背后的“四大支柱”。

即使收益率为负,欧洲固定收益产品仍有价值

即使收益率为负,欧洲固定收益产品仍有价值

“我们认为,由于预计欧洲央行将在九月降息,加之正向凸起的收益率曲线,即使收益率为负,欧洲债券在全球仍有吸引力。” - John Beck,富兰克林邓普顿伦敦固定收益总监

漂浮不定:货币政策已经脱锚?
固定收益

漂浮不定:货币政策已经脱锚?

鉴于美联储最近的降息,我们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Sonal Desai分析了美国央行的想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以及是否存在利率太接近零的风险。 她认为通缩风险被过度夸大,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导致金融市场的扭曲加剧。

市场呼吁降息,美联储陷入艰难境地

市场呼吁降息,美联储陷入艰难境地

美联储在六月份会议上保持利率不变,还强调了其以数据为驱动的政策决策方法,但值得注意的是,它认为降息的可能性正在增强。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分享了她对此次会议的见解,并诠释了为何美联储会加剧未来市场波动性。

硬脱欧或会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

硬脱欧或会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

“两年半前,脱欧谈判的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硬脱欧似乎是最糟糕的结果。时至今日,市场可能觉得,结束不确定性和接受短期的痛苦,是更可取的选择。”David Zahn,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美联储全速前进

美联储全速前进

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Chris Molumphy 就美国经济整体积极的大背景下美联储的“正常化”道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追求更优信贷品质,实现更佳持久性

追求更优信贷品质,实现更佳持久性

部分投资级债券的风险比其评级所暗含的风险更高,而高收益债券则显现一些积极的推动因素。同时,许多银行贷款协议现在利好借方而非贷方。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的 Glenn Voyles、Marc Kremer、Matt Fey、Brian French 和 Reema Agarwal 就信贷领域的这些现状发表专业见解。

今夏您可能忽略的欧洲三大时事动态——还有您不容错过的精彩

今夏您可能忽略的欧洲三大时事动态——还有您不容错过的精彩

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分享欧洲核心债券收益率为何异常走低,并深入浅出地分析日本“隐形缩减”的影响、欧洲核心出现领导力真空的时局,以及缺乏进展的英国脱欧谈判为何值得所有欧盟成员国担心之原由。

伊斯兰债券融入金融主流的旅程

伊斯兰债券融入金融主流的旅程

“我们认为,全球伊斯兰债券是一种被误解的资产类别。人们对伊斯兰债券通常的误解包括这种假设:伊斯兰债券容易受到与油价波动有关的头条风险的影响,或者仅仅集中在几个地区。”——富兰克林邓普顿环球伊斯兰债券及中东北非固定收益策略团队首席投资官 Dino Kronf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