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个人见解:退出量化宽松绝非易事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退出量化宽松绝非易事

今年,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将拉开鲍威尔首个任期剩余六个月的帷幕,这段时间可能定义鲍威尔在美联储的首个任期的遗产。强劲的经济复苏、高通胀和创纪录的资产价格,要求美联储逐步停止还在加剧经济不平等的非常规货币宽松政策。但退出量化宽松并非易事,因为金融市场对美联储的支持已存在过度依赖。我们的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在她最新的“个人见解”中探讨了美联储面临的挑战和对投资者的影响。

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股票前景与寻求收益策略的分析
多資產

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股票前景与寻求收益策略的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方案团队的首席投资官 Ed Perks 概述了可能支持经济增长的因素、他自己对通货膨胀的看法,以及美国股票为何仍具有吸引力和寻求收益的投资者应在何处寻找潜在机会。

个人见解:必须说的一些观点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必须说的一些观点

对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为何突然下跌,各方看法不一。我们的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在她最新的《个人见解》中,概述了三种可能的情况以及每种情况的逻辑含义;她认为,在目前的资产价格组合中,有些是不合理的。

高收益债券洞观:能源
固定收益

高收益债券洞观:能源

自二零二零年疫情初期石油市场崩盘以来,市场千变万化,当时油价实际上已跌至负值。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研究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 Bryant Dieffenbacher 回顾了此后行业发展情况,概述了他在当前高收益能源债券市场上看到的机会。

高收益洞观:汽车与半导体
固定收益

高收益洞观:汽车与半导体

COVID-19 对包括汽车在内的许多行业和部门造成了连锁反应。已经充满挑战的封锁环境迫使汽车停产,还导致了零部件(即半导体)短缺,这种情况仍在持续。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分析师 Aleck Beach 概述了对投资者的影响。

个人见解 – 通胀:我们熟悉的魔鬼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 – 通胀:我们熟悉的魔鬼

我们的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早已开始预判通胀和利率上升的风险,这两者现已引发主流讨论。面对一波前所未有的财政刺激以及美联储的宽松政策,以及疫苗计划引发的商业重新开放所带来的经济反弹,她在本文中就这些因素带来的共同作用力进行了评估。她警告称,央行官员可能低估了应对“他们熟悉的魔鬼”——通胀——的难度,尤其是在通胀预期变得不受监管的情况下;她还强调了对固定收益投资的关键影响。

基金经理访谈:Jennifer Johnston
固定收益

基金经理访谈:Jennifer Johnston

小时候,Jennifer Johnston 没有在金融领域工作的愿望,但在这个行业工作二十七年之后,她从未回头。在一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领域里,女性往往会遇到一些挑战,但她却以积极态度拥抱出现的每一个机会。下面,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市政债券研究团队总监 Jennifer。

美国二零二零年大选投资时讯专题:政策和疫情指引宏观前景
投资展望

美国二零二零年大选投资时讯专题:政策和疫情指引宏观前景

我们已经看到政府和央行的大力支持,以刺激因 COVID-19 疫情而萎靡不振的经济,但全球经济会在二零二一年恢复正常吗?邓普顿环球宏观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 和布兰迪环球投资管理环球宏观研究总监 Francis Scotland 分享了他们对明年宏观前景的看法。在全世界对疫苗翘首以盼,以及美国政策在政府换届期间发生转变之际,他们发表各自看法,就“玻璃杯是半空还是半满”展开分析。

在英国脱欧陷入僵局之际,是否会出现新一轮苏格兰公投?
固定收益

在英国脱欧陷入僵局之际,是否会出现新一轮苏格兰公投?

英国和欧盟之间的问题仍悬而未决,双方继续摆姿态。我们的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深入剖析最新事态进展,并思考是否会看到英国内部出现一些不和谐,即可能导致另一次苏格兰公投。

个人见解:复苏势头强劲,但未来挑战重重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复苏势头强劲,但未来挑战重重

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认为,虽然美国经济已经从 COVID-19 疫情中强劲复苏,但挑战远未结束。她表示,在大规模生产出有效疫苗前,病毒和经济之间的拉锯战可能持续下去。

英国脱欧之路遭遇贸易障碍
固定收益

英国脱欧之路遭遇贸易障碍

今年一月,英国正式脱离欧盟,但贸易关系仍是英国脱欧之路中存在的问题。我们的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深入剖析了年底前无法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以及市场影响。

美国大选:对大洋彼岸的影响
固定收益

美国大选:对大洋彼岸的影响

在十一月份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唐纳德·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展开对决,后者是一位代表更进步政策方向的资深政治家。我们的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剖析了美国大选对欧洲的影响,以及为什么拜登的许多政策更符合欧洲人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