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能源价格飙升是“暂时的”还是更长期的趋势?

随着全球经济从 COVID-19 疫情中复苏,能源价格已飙升至多年以来的最高点,导致总体通胀指标较预期出现了大幅攀升。尽管一些政策制定者曾一度暗示通胀力量将是“暂时的”,但如今许多人对这一论点提出了质疑。富兰克林股票团队基金经理 Frederick Fromm 概述了当前影响能源价格的因素,他是否认为最近的价格上涨可持续,以及他在该行业找到了哪些投资机会。

我们是否正处于气候变化投资的拐点?
投资展望

我们是否正处于气候变化投资的拐点?

富兰克林邓普顿亚太区主席 Yu Meng 表示,环境、社会和治理 (ESG) 投资的兴起非同寻常。他表示,由于极端气候变化事件不断警醒我们,社会和经济的所有部门都需为此采取紧急行动,金融市场同样不能置身事外。他最近在投资管理杂志(Journal of Investment Management)发表了《我们是否正处于气候变化投资的拐点?》(Are we at the inflection point of climate investing?)一文。本文节选自该文,探讨了气候变化投资是否正处于拐点。

恒大和中国:又一个“雷曼时刻”?
多資產

恒大和中国:又一个“雷曼时刻”?

恒大问题在中国不断发酵,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方案团队阐述了两个主要问题:这是否会成为又一个“雷曼时刻”?中国房地产市场放缓对全球有何影响?

个人见解:退出量化宽松绝非易事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退出量化宽松绝非易事

今年,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将拉开鲍威尔首个任期剩余六个月的帷幕,这段时间可能定义鲍威尔在美联储的首个任期的遗产。强劲的经济复苏、高通胀和创纪录的资产价格,要求美联储逐步停止还在加剧经济不平等的非常规货币宽松政策。但退出量化宽松并非易事,因为金融市场对美联储的支持已存在过度依赖。我们的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在她最新的“个人见解”中探讨了美联储面临的挑战和对投资者的影响。

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股票前景与寻求收益策略的分析
多資產

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股票前景与寻求收益策略的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方案团队的首席投资官 Ed Perks 概述了可能支持经济增长的因素、他自己对通货膨胀的看法,以及美国股票为何仍具有吸引力和寻求收益的投资者应在何处寻找潜在机会。

个人见解:必须说的一些观点
固定收益

个人见解:必须说的一些观点

对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为何突然下跌,各方看法不一。我们的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 Sonal Desai 在她最新的《个人见解》中,概述了三种可能的情况以及每种情况的逻辑含义;她认为,在目前的资产价格组合中,有些是不合理的。

被压抑的消费需求推动美国经济复苏
股票

被压抑的消费需求推动美国经济复苏

什么是“震中股票”?它们在经济复苏中扮演什么角色?敬请阅读富兰克林股票团队Grant Bowers 的详细见解。

气候变化领域升温
股票

气候变化领域升温

邓普顿环球股票团队从多个层面剖析了可投资的气候变化领域,并考虑了企业如何在全球范围内为减少碳排放做出贡献。

我们继续看好黄金的理由
股票

我们继续看好黄金的理由

尽管黄金出于各种原因而具有宝贵价值,但与 COVID-19 相关的不确定性和经济后果导致投资推动黄金价格在二零二零年创下历史新高。与该行业相关的股票也获得投资者的浓厚兴趣,但随着对经济复苏的乐观情绪上升,二零二一年迄今为止,黄金身上的光环已见消退。富兰克林股票团队基金经理 Steve Land 探讨了为什么黄金需求会从年初的疲软中反弹,以及他认为对股票投资者具有潜在机会的领域。

高收益债券洞观:能源
固定收益

高收益债券洞观:能源

自二零二零年疫情初期石油市场崩盘以来,市场千变万化,当时油价实际上已跌至负值。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研究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 Bryant Dieffenbacher 回顾了此后行业发展情况,概述了他在当前高收益能源债券市场上看到的机会。

生物科技创新依旧处于前沿
股票

生物科技创新依旧处于前沿

对生物科技领域的投资者而言,二零二一年第一季度充满挑战,但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基金经理 Evan McCulloch、Wendy Lam 和 Akiva Felt 认为,今年下半年该行业将迎来利好。他们在本文中分享最新的投资机会,以及生物科技企业在疫情期间和以后依旧保持在前沿的原因。

长期顺风利好盛行不同市场周期
股票

长期顺风利好盛行不同市场周期

全球股市交易几近创记录新高,许多投资者对未来持续上涨的可能性心存怀疑。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 Matt Moberg 相信,我们仍在经历富有成效的投资于创新的时代大潮,因为从经济角度观之,诸多离散进步在当下经济格局中正成可行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