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COVID-19疫情期间的生物科技创新
股票

COVID-19疫情期间的生物科技创新

一直以来,生物科技行业的关键驱动力始终来源于创新。即使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创新药物的研制和开发仍然取得了重大进展。富兰克林股票团队的 Evan McCulloch 和 Wendy Lam 对生物科技的三个创新领域倍感振奋,他们认为这三个领域将长期持续创造价值。

是否进行投资组合再调整:如何在市场压力时期调整资产配置
多資產

是否进行投资组合再调整:如何在市场压力时期调整资产配置

一些投资者对自己的投资组合采用“一劳永逸”的方法,但有时可能需要重新调整资产组合,才能实现其目标。Gene Podkaminer 和 Wylie Tollette 在此探讨了重新调整投资组合,尤其是在市场动荡时期进行再调整的重要性,以及不同类型的投资者该如何完成这项任务。

即时睿见:生活在“新冠病毒时代”
股票

即时睿见:生活在“新冠病毒时代”

新型冠状病毒迫使全球社会的许多行为发生变化,包括我们的工作、购物和与他人交往的方式。富兰克林邓普顿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探讨了 COVID-19 对投资者决策所造成的具体影响。

什么是驱动石油市场波动的元凶?
股票

什么是驱动石油市场波动的元凶?

“我们认为目前市场似乎更关注全球石油需求疲弱前景,而不是近期油轮袭击导致的供应中断。” – Fred Fromm

衰退预兆是否值得市场留意?
多資產

衰退预兆是否值得市场留意?

担忧贸易争端引发的美国经济衰退是否有道理?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团队首席投资官 Ed Perks 发表自己的专业见解。

FOMO?投资者担心因企业更长时间地保持私有状态而错失良机
股票

FOMO?投资者担心因企业更长时间地保持私有状态而错失良机

许多企业在决定上市之前选择更长时间地保持私有状态(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但是,这对投资者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们的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认为,许多股票在公开发行后呈现的收益类型,可能已经成为过去。他还指出,这种更长时间地保持私有状态的趋势,有利于在潜在更快的增长阶段投资这些企业的主动管理型基金经理。

市场波动:是否应归咎于高频交易者?
股票

市场波动:是否应归咎于高频交易者?

“我们认为,高频交易在市场崩盘或融涨中负有一定责任,当股票或市场流动性水平较低时,这种情况可能会加剧。”— Stephen Dover,股票总监

近期股市波动性的起因
股票

近期股市波动性的起因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股票投资者不得不重新面对久违的波动。起起伏伏可能令人不安,但波动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亦可能是机遇。我们的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观察了其来源,并剖析了近期市场动荡的根本原因。

全球投资展望:全球经济增长能再走多远?
遠景

全球投资展望:全球经济增长能再走多远?

邓普顿全球宏观投资团队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senstab、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Chris Molumphy 和我们的股票总监 Stephen Dover ,探讨了全球同步增长持续的可能性,专业诠释了对贸易战的顾虑为何可能忧之过甚,并分析了今后投资者可能面临更具异质性或多样性机会之原因。

是时候调整预期了吗?
遠景

是时候调整预期了吗?

今夏,尽管仍有许多不确定性,全球市场还是相对平静。全球范围内仍存在地缘政治风险,某些区域的货币政策还可能出现隐约的变动。对于许多投资者而言,关键的问题是今秋是继续保持今夏的低迷态势,抑或是更加动荡。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团队总监/首席投资官分享对市场的见解,探讨未来的机遇和风险何在。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但他能实现竞选承诺吗?
公平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但他能实现竞选承诺吗?

欧洲市场已基本上消化了埃曼努尔•马克龙的胜选,而且选民也确实让预期成真。我们有效的假设是欧元区将团结一致,而且马克龙坚定的亲欧态度应有助于支持该假设。— Dylan Ball

从投资者角度分析法国总统大选

从投资者角度分析法国总统大选

尽管极右派、反移民及反欧盟党未能在近期荷兰大选中取得显著胜利,但在欧洲即将进行的大选中,我们不能完全忽视民粹主义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