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Bulls & Bears

欧洲央行会议:方向进一步明确,但我们仍需稍安勿躁
固定收入

欧洲央行会议:方向进一步明确,但我们仍需稍安勿躁

富兰克林邓普顿欧洲固定收益总监 David Zahn 表达了他对欧洲央行会议的观点,并诠释为何他预期欧元区二零二零年之前仍然不会加息。

美联储六月再度加息
固定收入

美联储六月再度加息

美联储在其六月的政策会议上延续其紧缩策略,年内二度提升基准利率,这也是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后的第七次加息。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 Chris Molumphy 在会后为我们简要分析了美国货币政策的形势。

评估美国金属关税影响
多資產

评估美国金属关税影响

“在高通胀、高预算赤字的宏观背景下,如果贸易战持续升温,甚至累及全球增长,我们认为全球大多数股市都可能接二连三出现下滑。” – Stephen Lingard,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团队

首席执行官观点: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十年后有哪些变化?
遠景

首席执行官观点: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十年后有哪些变化?

在富兰克林邓普顿最近于纽约举办的全球投资者论坛上,我们的首席执行官 Greg Johnson 与同处金融服务业的 Morgan Stanley 首席执行官 James Gorman、State Street 首席执行官 Jay Hooley 与 Jackson National Life 首席执行官 Barry Stowe 共同参与了专题讨论。他们讨论了自全球金融危机后十年以来市场发生的一些变化、从中获得的经验、教训——以及可能引发下一场危机的因素。

欧洲中小盘股的广阔市场
股票

欧洲中小盘股的广阔市场

“以较高波动性和利率上升为特点,我们相信,在这种可能更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中深入的股票分析可以发现被忽视或不公平地惩罚的欧洲小盘股投资。”——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Ed Lugo

谨慎的欧洲固定收益投资者可能牺牲了收益率
固定收入

谨慎的欧洲固定收益投资者可能牺牲了收益率

我们的“2018年固定收益投资者态度、疑虑和行动”调查显示,欧洲固定收益投资者对全球金融危机仍心有余悸。富兰克林邓普顿固定收益团队的David Zahn探讨了为什么他认为现在是时候放下市场波动的担忧了。

价值投资是时候重回聚光灯下吗?
股票

价值投资是时候重回聚光灯下吗?

近年来,价值投资一直比增长投资逊色。现在是时候重回聚光灯下吗?富兰克林互惠系列首席执行官 Peter Langerman 分享了他的见解,并解释了其持乐观态度的原因。

市场紧张局势升级会否影响全球增长
多資產

市场紧张局势升级会否影响全球增长

二零一八年第一季度初期市场如同小羊般温顺,后期又演变成一头雄狮,打破长久以来的平静。通胀忧虑、贸易紧张局势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等事件都为市场波动推波助澜,使得许多投资者陷入思考,这些事件会否拖累全球经济增长——并终结美国市场九年牛市?富兰克林邓普顿三位资深投资总监——Stephen Dover、Christopher Molumphy和Ed Perks 分享了他们的见解。

二零一八年于美国银行股而言会是标志性的一年吗?
股票

二零一八年于美国银行股而言会是标志性的一年吗?

在我们看来,部分市值高的美国银行可能会受惠于美国的经济增长、利率上调以及宽松的监管政策。因此,我们认为银行股有增加股息和回购股票的空间,因为其收益提升,且资本被释放。”- Matt Quinlan,富兰克林股票团队

为何无需担心科技板块波动?
股票

为何无需担心科技板块波动?

尽管美国科技板块部分企业近来如坐针毡,富兰克林股票团队Jonathan Curtis 则不为所动。他表示,当消费者对新科技及其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习以为常时,一些股票出现暂时性的“拐点”在意料之中。

对称性政策:如何适应波动性更高的环境
股票

对称性政策:如何适应波动性更高的环境

“二零一七年波动水平出奇的低,可能使投资者产生一种安全错觉。不过,随着二月上旬和三月下旬市场剧烈波动预示回到历史上更为正常的波动水平,投资者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调整方案以适应新环境。”- Dylan Ball,邓普顿环球股票团队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否安全?
多資產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否安全?

“随着美国在多条战线挑起贸易摩擦,我们认为美国可能会觉得越来越迫切需要在今夏之前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协议。那正是墨西哥总统大选和美国中期竞选活动如火如荼的时期。否则,美国可能试图在多条战线打赢贸易战,而根据历史经验,这类战役通常不会有好结果。” – 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团队Stephen Lingard